滴滴滴滴,懒虫起床!懒虫起床!

沧海事一盏灯2020-06-29 14:15:26


仿佛一夜之间,就伸手不觉冷,吹面不觉寒了。世界在顷刻间有了颜色,并逐渐加深,不再萧瑟,人间三月,已是冬去春又来。

有朋友在很远的地方说,新年好哇!

我笑道——没见面的时间又增加一年咯。

——这么有诗意又这么伤感的话说出来却带着谈笑戏谑之味,可见面虽未见,人却未变呢。

又有朋友在很远的地方说,很久没有你的消息,预感有啥事,跑来翻翻公众号,咋回事哦?

我咧嘴,敢情十几年的交情,就活在公众号里哦,吓得我都不敢停更了哦。

不过,心里在当下还是有两股暖流化开来,路途和时光虽远,距离却好似高中大学时代,从未走开,未见也有未见的好,才能说话间错觉彼此都还是青春少年。

你们瞧,桃花开柳条飞的时候,总是想起来要读一读《匆匆》。

朱自清说,“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哪里呢? ”

所以呢,岁月,就是神偷啊。


有一天清晨,将醒未醒之时,听到轻轻的一句“懒虫起床啦!”忽的竟然百感交集。

有许多年,大年三十,被长辈们轮番这样叫醒,也并不是真的要叫很多次才起来,就好像是个惯常的宠溺的程序,走过路过,来唤一声,这一两年才算真的可以不用叫就早早起来了,叫“懒虫”叫得最多的叔叔到如近每每喝高的时候,还得必定拉着我的胳膊一遍又一遍的说:你是我们家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真是宝贝得不行啊,大家都看得不一样……这一两年我小侄女都出生了,他才改口道:她现在就像是当时的你,一家人独宠一个……时间在血浓于水的亲情面前,就好像完全静止了啊。

然而,岁月毕竟还是流淌着的。

“懒虫起床!懒虫起床”的叫声其实还有记忆中的那些小闹钟们。我们那个年代手机是没有的,上学的孩子因早晚自习的缘故,多多少少都用坏过好几个闹钟吧。

五年级接到老师要开始上早自习的通知,心里充满了自豪,觉得终于是两只脚都踏进了“高年级”的行列——十来岁的孩子总是崇拜年龄,低年级向往中年级,中年级向往高年级,高年级觉得中学的学生们更cool了——于是在爸妈的带领下,理直气壮的去商场挑选闹钟,爸爸说,我以前刚上班买过一个,要不就用那一个吧。

“不要不要!”我直摇头。

你说的是这个“毛主席万岁”?还是那个“小鸡啄米咕咕咕”,都要从背后拎发条,没拎第二天还不叫唤,关键是,它们闹铃的声音都是“咕咕咕咕咕”小鸡啄米一样的啊,一点也不好听。


所以,在柜台上看到这个小青蛙的时候,我完全被它通体的翠绿可爱征服啦,大大的眼睛,红扑扑的大脸,萌嘟嘟的嘴巴,开关在头上,多像天线啊,一经售货员调试,它大大的眼睛里就发出五彩的光,一边闪耀一边萌里萌气的叫唤“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懒虫起床!懒虫起床!”啊,这是一只会说话的小青蛙啊,就它了!宝贝似的抱回家,宝贝似的放在床头,还宝贝似的给它用手绢围了件衣服……

它每天都按时叫我起床,从不旷工,就算我后来不那么喜欢它了,不给它穿衣服了,也不按时擦灰尘了,有时候起床气还很粗鲁的摁它的头,它也日复一日“懒虫起床”的大声喊着,喊亮了一个又一个寒冷孤寂的冬晨。

有一天,青蛙被摔了一下,薄薄的塑料很快就碎了。它再也没有活过来。我需要另一个闹钟了。

那时候突然有很多方块盒子的闹钟出现在市面上,又便宜又方便。

十来厘米见方,用的时候支起来,不用就扣在盒子里,小巧方便,更关键的是,它们只需要一节五号电池,比起需要四节的小青蛙来说更加的物美价廉。

我不知道为什么家里就有了好几个这种玩意儿,长得不好看,叫声也不好听,滴滴答答的,最大的音量也就是小青蛙的一个喷嚏声。我睡觉轻,倒也没误事,但终于在一个无所事事的周末,我决定把他们拆开看看。

可能是用力太重吧,也可能是它们质量不好,总之呢,轻轻一掰,有一个发条就断了,另一个,盖子掉啦。

一点没耽误的,我家又来了一个报时的新朋友。

不不不,它不是手机,那时候寻呼机都还是稀罕物呢,它就是一个披着手机外衣的闹钟和计算器。我仔细研究过它的所有功能,闹钟是最主要的,然后,可以算数,可以当手电筒。对,你可能猜到了,黑乎乎的不够美丽的外表下,它能够吸引我的最大的功能就是!手!电!筒!啊!

无数个漆黑的夜里,我把它放在枕头下,只要它一响,我就可以第一时间打开手电筒迎接光明啊,再也不用怕“鬼”啦,再也不用黑漆漆的床边摸电灯开关啦,甚至可以蒙在被子里边偷偷看课外书啦,嘻嘻。
珍视了一两年,相安无事。

直到有一天——我就该知道这种看似高级的有了屏幕按键比较多的看起来有点智能的家伙迟早会出点幺蛾子——它莫名其妙不管不顾一声不吭的自动归零了,也就是类似我们现在所说的“恢复出厂设置”,然后,它悄悄地把闹铃时间改成了00:00,这一切当然是瞒着我做的啊,我还满心欢喜的等它大早叫我起床呢,结果它叫是叫了,我也起了,收拾完毕出门上学去,越走越觉得不对啊,月亮好像在半空呢,平常路上的小贩儿咋都没开门呢,一个人也没有,有点怕怕哦,那时候傻啊,还是走到了学校,一看,不对啊,连住校生的宿舍都安安静静呢,也不知道是几点,在花坛边坐了一会,更深露重的,感觉衣服都开始湿了。不管是几点,我决定回家去。一溜小跑,推开门亮了灯,传来我妈睡沉沉的声音:一点多,你不好好睡觉跑起来做什么?!我不敢说话,赶紧关掉灯溜到自己房间,拿起闹钟一看,真的就是一点四十……

真是太丢人了!好在爸妈睡得沉,居然不知道我十二点就跑起来上学的事,也就是说,不会有别人知道啦。不过那天之后,我再也不

相信这个傻兮兮的闹钟了。作为闹钟,它真的不够专业。

不久之后,找了一个按键不好用的理由,给爸爸说我要换一个闹钟,这次我就聪明了,点名要之前那种“懒虫起床”的。


店里有多啦A梦,有兔八哥,也有小黄鸭,然而,就是找不到小青蛙了。后来勉为其难抱回家一只小黄鸭。可能是这时候上初中了,也可能是小青蛙那种新鲜感没了,总之,小黄鸭来我家之后并没有小青蛙当时的欢喜和“轰动”,就在某一天悄悄地来,安静的坐在床头,每天按时“懒虫起床”,好奇怪哦,不管是小青蛙还是小鸭子都是一样的叫声,一样的频率,一样的五颜六色的眼睛。

小黄鸭服役两年多,最终没有撑到我初中毕业就无疾而终,某一个没有按时起床的早上,我被妈妈紧急叫醒后扑腾到学校,再回到家,就发现还是一样“滴滴滴滴,懒虫起床”的一只大白兔子替代了小黄鸭的位置。

好像有什么东西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

那时候已经流行起流氓兔了,就是那个眼睛眯成两条线的贱兮兮的小胖子,不过,我床头的那一只还是年代感十足的兔八哥。

那只年代感十足的兔子是我学生时代最后一只闹钟,一直陪伴到我初中毕业,没病没灾的,身体始终康健,萌里萌气的声音叫唤着“滴滴滴滴,懒虫起床,懒虫起床”,不知疲倦,也不见长大或者衰老。

高中我就住校啦,有统一的起床铃声,不再需要闹钟。有一次回家蓦然发现兔子已经不在床头了,它被挪到不常用的玻璃橱子里,安静地蹲着,还是瞪着它的大眼睛,咧着三瓣的嘴,但是眼睛已经没有七彩的光芒了,嘴巴也不再一张一合的叫唤了。它没电了。

又过了一阵,兔子不见了。

我妈说,你们用不着了,你表妹该上自习了,我拿给她了。

后来在表妹家见过一次兔八哥,它仍然尽职尽责在工作;再后来,去表妹家就见到了别的闹钟,我没有问,我知道每一个闹钟都有每一个闹钟的职责,完成了,就走了,这次就是真的,说再见了。


再后来呀,又在别的复方见到过许许多多闹钟。复古点的比如这种熊猫,七八十年代好多家庭都有吧,有的是熊猫,有的是小鸡,有的是小鸟,有的是小狗小猫什么的……一例是配色奇怪的背景上画着古拙的简笔画……都是古董啦,只见拿出来秀,不见真的当闹钟使。

时尚可爱点的呢,也有这些粉嘟嘟绿嘟嘟的小家伙们,造型多样,颜色小清新。世界的审美在进步,人们终于从大红大紫的颜色爱好中跳脱出来,开始喜欢饱和度低、看起来清雅悦目的色彩了。

后来,电子屏就普及了,造型前卫的各种闹钟也蹦跶出来,但这时候的闹钟更像是装饰品,单单行使钟表和时间提示功能的需求渐渐淡化。手机的出现更是让闹钟没有市场了。

我猜,如今这个连小学生都佩戴手机、手环和智能手表的年代,没有几个父母再会花钱去买闹钟了吧,这些新时代的小学生以后的回忆也许就是各色手机手表和智能手环了。

上班之后,也还是每天需要叫醒,都交给手机了,交给它自带的各种音乐了,随心换,听烦了就再换一首听,很奇怪,人们都说,无论多么好听的歌,一旦做了闹钟铃声,就必定喜欢不了几天了,事实上却是如此。

可是,当年那一段“滴滴滴滴,懒虫起床!懒虫起床!”我可是足足听了五年啊,咋就没有厌烦,如今还会想念呢?

我还是时常想起那萌里萌气如出一家的小青蛙小黄鸭和小兔子啊。

闹钟那么多,最爱这一款。

所以呢,滴滴滴滴,春天来啦,天亮啦,小懒虫们,该起床啦!


关注

文/编辑:源呼呼

所有闹钟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