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2018 Satellite | 卫星通信智能终端&卫星创业公司涌现

星空年代BST2020-09-23 10:14:40









1

如何面对LEO星座和地面运营商的挑战

在去年的卫星大会上,已有人将2017称为“移动通信元年”。本次的大会也延续了这一重要主题,在会议期间最为重要、也是参加人员最多的General Sessions论坛,第一场就以“卫星通信运营商如何在数据网络的蛋糕中分得更大的份额”为主题拉开帷幕。论坛的主角依然是Intelsat、SES、Eutelsat、Telesat和Viasat这五家知名卫星运营大咖。在互联互通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发展新动力的背景下,卫星运营商不得不将更多关注力转移到数据网络的巨大市场中来。


高轨卫星运营商们经过了两年多的探索和尝试,基本已经确认了与LEO和地面进行融合的思路。


这几年来SES因为O3b的收购完成,成为了五大运营商里首个具有自主可运营的NGSO网络的高轨卫星通信运营商,而现在,Intelsat、Eutelsat、Telesat和Viasat都已经宣布了NGSO卫星网络的规划。


基于这几年LEO/MEO星座和小卫星的市场份额增加,这一现象已经成为任何一家传统通信卫星制造商不可忽视的新“市场”了。

2


下一代卫星通信智能终端大战拉开帷幕


在本次大会上,出现了众多移动平板天线的生产厂家,2016年由O3b原首席商务官Kymeta创立的Isotropic公司,挟比尔盖茨投资和所谓超材料之盛名而来,在大会期间引起了不小关注。


Isotropic天线的技术根源就在于这样一个像蜂窝一样的结构,在进行单元设计时,会充分考虑不同天线的应用场景,设计好单元结构和单元天线布局。在实际组装时,根据用户需求拼装起来,就可以完成一个完整的阵列天线了。


据介绍,Isotropic Systems的转换光学技术将生产出首个低成本、全电子扫描终端,实现宽带优质服务,帮助OneWeb弥合数字鸿沟。Isotropic Systems将根据OneWeb的消费者宽带服务需求构建一个高吞吐量的LEO终端,价格范围将使消费者能够负担得起。



另一个知名平板天线厂商Kymeta,因其车载平板天线在2016年就被丰田汽车组装到了丰田轿车上而引起业界关注。这次其开发的KyWay卫星终端已获得Intelsat、Telesat、SES、HISPASAT这些国际卫星运营商的高通量卫星、常规卫星的入网许可证。这些许可意味着KyWay终端能在他们的卫星网下放心使用,而不会有邻星干扰的隐患。

而SES选择使用Viasat开发的一款全电调相控阵平板天线用于其O3b mPower中轨卫星通信系统。据介绍,Viasat的全电调相控阵平板天线能够动态调整波束——没有任何移动部件——从而快速跟踪卫星位置,支持NGSO卫星间的无缝切换。Viasat的全电调相控阵平板天线能够动态调整波束——没有任何移动部件——从而快速跟踪卫星位置,支持NGSO卫星间的无缝切换。Viasat的相控阵天线包括新的RF集成电路和模块,支持多种类型用户终端——从家用宽带到航空机载Wi-Fi,从车载到基站中继的各种应用。工作在全Ka频段,但也可调整定制支持Ku频段应用。



Kepler Communications在去年通过我国的运载火箭成功发射了首颗IoT卫星,在这次展会上,Kepler也展示了是一个60cm口径的参数平板天线。


松下航电在展会上展出的是与亚太卫星宽带通信(深圳)有限公司的合作,双方合作推出的XTS(超高吞吐量卫星)服务,将是松下航电在亚太区域推出的第一个XTS服务,该服务将在2019年上线。


低轨宽带星座对平板相控阵天线的需求已经越来越迫切,如果都等到卫星上天,地面才开始配套肯定会影响用户体验,因此对于低轨宽带卫星星座来说,找到合适的地面终端供应商也同样重要。


3


新市场下的卫星创业公司

大会的主办者呼吁,要吸引更多的年轻人进入这个行业,让这个行业重新焕发生机。


以前来参展只有Iridium 和OneWeb,现在多了GlobalStar、Space Flight Laboratory 、LeoSat、Tyvak Nano、Aywcka、Gomspace、Sky and Space Global 、Spire、Telesat 、NSL comm 等十来家卫星创业公司,这些创业公司有个明显特点就是围绕LEO展开业务。


NSLComm公司是一家以色列致力于卫星通信的创业公司,今年首次参加Satellite大会。据了解,一般的低轨Cubesat仅能达到约10Mbps的速率,但NSLComm公司的NSLSat-1能够达到这个速度的100倍,也就是高达1Gbps。


作为泰国本土的新兴卫星通信运营商mu Space,虽然没有在本次大会有专门展位,但他们能在创业初期就与Hughes和SES合作,并且早早的锁定火箭发射合同,将为泰国农村和通信服务不发达地区提供基于卫星的宽带接入。




以“一带一路”战略为发展契机,瞄准数字经济时代和信息技术革命的北京星空年代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作为中国第一家走出国门的卫星创业公司,早已和Satellite结下不解之缘。在参加过几届Satellite后,星空年代汇聚了一批国际顶级行业专家和研究机构,提出了共建“一带一路”高通量宽带卫星的战略目标,并在随后的业务扩展中,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与泰国泰科大众(Thaicom)及匈牙利政府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空间信息走廊合作协议;与成都简阳市政府合作共建简阳空天地产业园;公司在短短几年就完成了从轨位规划、申报到获得国际电联(ITU)准入资格,再到项目落地简阳。作为卫星创业公司,星空年代已在践行中国商业航天梦想的路上,摸索出了自己独有的商业模式。计划发射的高通量宽带卫星“简阳星空1号”,是中国航天建国以来,首次将中国自主建造的卫星推向国际主流卫星运营商市场。


下一个卫星产业的风口 根据SIA2017年报告的数据,整个航天产业的产值是3391亿美金,其中卫星产业独占鳌头,占2605亿美金。卫星产业里占比最大的又是卫星电视服务,高达977亿美金。但电视服务在整个媒体产业里正在式微,如果说977亿美金的电视产值注定缩小,那么谁最有可能填补这个巨大缺口呢?宏观上看,答案毋庸置疑:是互联网宽带。OneWeb 、StarLink 等新兴巨头们无不瞄准这个方向,他们希望借助太空基础设施,重构全世界的连接。    

文章参考:卫星界、卫星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