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11架侦察机横穿大陆,大陆怒了:必须打下来!

金山教育集团2021-08-27 16:01:08

全国百姓应该都能发现,在最近一段时期,中国对于台湾的态度可谓是一日比一日强硬。

去年12月10日,大陆官方重量级媒体《环球时报》发表一篇社评,题为“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的选择不是威胁”,社评指出:

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这是来自大陆方面的严正警告。

并明确分析道:

台湾现在就是“1949年的北平”,已被大陆的力量完成合围。

最后特别指出:

如果台湾当局的所作所为公然挑战《反分裂国家法》,那么将不会有战争成本的计算,彻底切除台独的毒瘤将是长痛不如短痛的必然抉择。

我们由此不难看出,大陆收复台湾的决心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而在实际行动中,我们已经看到了解放军越来越多的军事行动,无一不向我们证实着这个坚定地立场。

与此同时,“绕岛巡航”四个字似乎也已经成为了这几天的一个热点话题。

就在同一时间段,中国人民解放军战机对台绕岛巡航动作不断增加,几乎隔一两天就来一次。一开始,台湾空军战机还企图“打探”一下解放军战机,但当即就受到解放军飞行员严厉警告“马上离开,否则后果自负”后,不敢再有造次。据台防务部门自己统计,到现在为止,大陆解放军战机已是第17次绕岛巡航!

“绕岛巡航”一词,之前多用于我海警编队绕钓鱼岛巡航。这次空军将这一词用在包括台湾范围内的系列远洋训练上,其意义非同寻常:

一、向世界再次明确宣告,台湾乃我中国之领土,不容任何外部势力染指;

二、向台湾当局以及“台独”势力严正警告,如果执迷不悟企图在分裂国家,在“台独”道上一条路走到黑,解放军一定会采取武力粉粹之!

因此,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发言人申进科首次使用“绕岛巡航”,完全可以理解为是对中国驻美公使李克新之前发出的“美国军舰抵高雄之日,便是解放军武统台湾之时!”的呼应。

与此同时,就在去年12月17日,我军再次对台湾岛进行了绕岛飞行,不过与以往以轰-6系列轰炸机为核心不同的是,此次解放军派出了完全由电子战飞机组成的电战机群绕飞台湾,这表明解放军对台湾东部地区进行电子侦察和情报搜集行动也已经开始常态化。

(日本拍摄的解放军运-8电子战机)

众所周知,现在的中国空军实力已经今非昔比,导弹技术在世界上也可以说是独步天下,比起美俄也可以说是不遑多让。这正是我们的人民解放军能够实现“绕道巡航”、甚至是“穿岛巡航”常态化的有力保障,也是我们这个政府能够大声喊出那句激动人心的话语的强大靠山。

然而在上个世纪,正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国防军事力量在这些尖端科技上却并并不尽如人意,这是我们需要面对的时事。

击落U-2战机

新中国成立,美国和中国第一次发生正面冲突,结果令美国感到意外,在战争后期,美国就开始重新评价中国的实力和位置。因此,来自中国大陆的情报越来越重要,空中间谍的最佳基地就是台湾。

而在台湾岛北端,有一个桃园机场,间谍飞机开始从这里频繁起飞进入大陆,它的一个重要的目标,就是北京。

1962年初,美国巨型运输机为台湾送来了盖着蒙布的神秘客人:U-2侦察机。

随U-2到达的还有几十位美国专家,加上在美国培训学成归来的飞行员,组成了台湾的U-2侦察中队,对外称“第35气象中队”,队徽是一只黑猫。

U-2高空侦察机绰号“黑寡妇”,从U-2飞机拍摄到的前苏联核武器实验场和火箭发射场照片看,地面上高度机密的设施一览无余。除了照相,U-2的电子侦察也很厉害,它可以自动跟踪记录在各种波段上敌方的机密电码和语音联络,留待专家分析破译。

(U-2的性能确实十分强大 因此刚一推出美国人认为没有可能击落它)

如此强大的侦察机,刚刚推出时就收到了美军的青睐,因为已知的战斗机根本没可能够得着它的,高射炮这类武器也不可能打到2万米的高空。至于还在襁褓中的地空导弹,虽然美、俄当时都在研制,可毕竟是密级最高的装备,一般人是根本不可能知道设计指标的。所以,美军很骄傲对当时所有的U-2飞行员宣布:U-2是不可能被打中的飞机。

1962年,国民党空军配合台湾当局所谓“反攻大陆”的喧嚣,加紧对大陆的侦察活动。仅6个月就出动U-2飞机11架次,活动范围遍及大陆新疆、西藏之外的广大地区。

中国960万平方公里2万米以上的领空,只有3个营的地空导弹兵力把守,而每个营的拦截面积只有20~30公里。而U-2可以满天飞。因此,U-2对新中国构成了严重的威胁,空军部队一定要找到U-2的活动规律,拿出办法来。

为贯彻罗瑞卿提出的海底捞针的指示,为积极寻找敌方战机,空军领导机关做出了新颖大胆的决策:将固守北京的地空导弹营拉出去机动设伏。于是,地空导弹第二营挥戈南下,踏上了转战神州大地的艰难征程,拉开了导弹部队打“游击”的序幕。

1962年9月9日6时许,1架U-2飞机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7时22分,飞越平潭岛,以2万米的高度进入大陆上空。8时24分,经九江左转,直飞南昌。8时32分,当它进入第二营火力范围时,岳振华抓住战机,沉着指挥,顷刻间3枚导弹腾空而起,当即将其击落,坠于南昌东南15公里罗家集附近,国民党空军少校飞行员陈怀身中弹片,经抢救无效丧生。

南昌之战震惊中外,当天,周恩来总理闻讯后,高兴地说:“很好,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美国U-2飞机前几天入侵苏境,苏联只提警告,不敢开火,我们硬是把它打掉了。

国民党空军U-2飞机通过电子侦察,摸到了地空导弹制导系统的工作频率,于是在飞机上加装了电子预警系统,用以向飞行员发出地空导弹威胁的报警信号,使飞行员操纵飞机机动逃脱。

我军在分析了几次战斗失利的教训,发现U-2飞机通常是在地空导弹制导雷达开天线20秒后才开始机动。这说明,U-2飞机上的预警系统,虽然可以接收到地空导弹导雷达的信号,但从接收到信号至开始实施机动一般要有20秒钟的时间,要击落它,就要在这20秒钟上做文章。

经过解放军的精心计算与各营几个月的艰苦训练,我军逐步掌握了这种作战方法,这种近距离开制导雷达天线,快速进行战斗操作的作战方法,空军部队称之为“近快战法”。

1963年解放军接到报告:台湾出动1架U-2飞机,向西北方向飞行。当时分析,这架U-2飞机很可能是到西北地区侦察的,回航时还可能经过设伏地区。为不暴露部署,空军副司令员成钧决定各营兵器作好伪装,抓紧准备,歼灭回航敌机。

果然,14时零5分,各营的目标指示雷达在200公里距离发现目标,高度2.05万米,时速750公里,14时11分过九江后,飞向地空导弹第二营阵地。

集群指挥员下达命令:“二营负责消灭敌机,其他各营作好伴动和射击准备,制导雷达开天线距离压缩到37公里以内!”当U-2飞机距二营阵地61公里时,为了隐蔽雷达频率,该营先使用炮瞄雷达向制导雷达指示目标。距离60公里时,接通导弹发射架同步。但当敌机距阵地39公里,正要测定射击目标,制导雷达即将开天线时,炮瞄雷达突然丢失目标。

在这紧急关头,营长岳振华当即命令改用目标指示雷达,指示目标和测定射击诸元。距离35公里时打开制导雷达天线。8秒钟内连续发射3发导弹。14时18分,这架U-2飞机被击中剧烈爆炸,残骸溅落于江西广丰县万罗山附近,国民党空军少校飞行员叶常棣跳伞被擒。

与此同时,在1964年7月7日,地空导弹第二营在福建漳州地区设伏,又运用“近快战法”,击落了第三架U-2飞机。

当天上午。台湾又出动2架U-2飞机进入大陆,分别在上海、广州侦察后向漳州飞来,一度出海又重新入陆。当2架U-2架接近漳州100多里时,另1架RF-101飞机又从低空进入汕头侦察。当时二营只有4个发射架、4发导弹,仅能对付其中的1架敌机。

岳振华沉着指挥,果断地决定打从南面进入的1架U-2飞机。在距离目标32.5公里时,指挥部队突然打开制导雷达天线抓到目标,3秒钟内完成导弹发射前的操纵动作,接连发射导弹3发,这架U-2飞机猝不及防,中弹坠毁于漳州东南7公里的红板村。驾驶这架飞机的是国民党空军号称“头号王牌”的少校飞行员李南屏,他曾12次驾U-2飞机侦察大陆而安然逃脱,这次终于随机毙命。

地空导弹第二营四战四捷,战功卓著。毛泽东主席在空军战斗报告上批示:“很好,向同志们致祝贺!”他对周恩来总理说:“这个部队在哪里,我要见见他们。”

当年7月23日,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真、李先念等领导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亲切接见了二营全体指战员。此后,美蒋再也不敢派U-2进入大陆上空,U-2神话被解放军地空导弹部队终结。

当时有美国问陈毅将军,我们是用什么把飞机打下来的。陈老总幽默地回答:“是用竹竿捅下来的。”

回首今日,被台湾巡航自己领空的时代早已经一去不复返。如今的台湾只能在大陆飞机的巡航下,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未来,中国可期!

现在,台湾在蔡英文的“正确带领”下,正在一步步走向深渊。而岛内的媒体也是在当局的操纵下,建议蔡英文当局“发展核武”来对抗大陆,或者举行“全民公投”,成为美利坚的第五十一个州!

现在有些人始终觉得,战争这个词离他太遥远,与自己毫不相干。毕竟自己就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中。但是,他忘了,这个“和平”的前面,还要加上一个“相对的”!

他想不到,直到今天,依旧有人在对我们的利益垂涎三尺!

他想不到,直到今天,依旧有人在对我们的思想指手画脚!

他想不到,直到今天,依旧有人在对我们的领土虎视眈眈!

他想不到的,我们的领导人想到了!我们的外交官想到了!我们的解放军想到了!

就像去年底我们的驻美公使说的那样:“美舰停靠台湾之日,就是解放军武统台湾之时!”对于这种嚣张至极的蓄意挑衅,没有什么好说的!

我们所熟知的解放军少将罗援,他的话语就代表了我们军队的声音!对此,少将只有一句话:“美国的挑衅,触动了我们的底线,我们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是啊,他们没有忘记,这个世界依旧不那么美丽!他们没有忘记,曾经的敌人从未真正退去!

现在,剖开这和平的面纱,我们面临的局面,已经非常微妙!如今我们的建设事业正在如火如荼展开,而外面的敌人就是在眼红这一切!

他们希望看到的,是一个分裂的、羸弱的、不堪一击的、听他们话的中国,而不是一个团结的、强大的、所向披靡的、个性十足的中国!

所以,当下的我们,正面临着一个决定未来的关键时刻!我们需要的不是口号与空想,我们需要的是沉着与实干!

加油吧,同胞们!我们要认清这样的现实,并且坚定向前,矢志不渝!

未来的中国不会分裂,反而会更团结!

未来的中国不会羸弱,反而会更强大!

未来的中国不会妥协,反而会向着梦想中的目标,更加坚定,一往无前!


第一章 卸甲归田

七年后再回故土,苏狂已找不到熟悉的家门。

曾经那脏乱的棚户区已消失,一栋栋小高层拔地而起,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统统都不见了。

苏狂提着行军包站在楼下,眉毛紧紧的拧在一起。

他脚下站着的地方,是他曾经的家,但现在,却是一个停满豪车的停车场。

一个少女走过来,打开一辆宝马X6的车门。

苏狂赶紧上前,问道:“请问一下,你认识苏学斌吗?”

苏学斌就是他的父亲,一个迂腐的老教师,苏狂十六岁时,因为发挥失误没有考上市一中,被苏学斌狠狠的骂了一顿,叛逆的他一怒之下,干脆放弃学业去参了军。

此时再回来,家乡却已大变样了。

“你找苏学斌?”少女疑惑的问道。

她看起来十七八岁,很是漂亮,酒红色的长发搭配绛紫的短袖,领口露出漂亮的锁骨,淡蓝色的迷你短裤下是白皙的大腿,十分青春性感,一双红色布鞋也是简约大方,手腕上还戴着一串水晶红的手链。

不知为什么,苏狂总觉得她有些熟悉。

见她认识父亲,苏狂赶紧道:“我是苏学斌的儿子,好多年没回家了,你能告诉我他住在哪吗?”

“你是他儿子?!”少女猛然瞪圆了眼睛。

随后,少女脸上露出愤怒,冷声道:“这里没有苏学斌,你滚吧!”

说完,她已经坐进了汽车,重重的砸上车门,复杂的看了苏狂一眼,扬长而去。

苏狂皱眉,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好像没得罪这少女吧?

随后,苏狂又问了几个人,终于找到了苏学斌的住处,他怀着激动的心情按响了门铃,却久久没有人开门。

“小伙子,你找苏老师吗?苏老师住院了,在第一人民医院呢。”这时,一个大妈走过来说道。

“住院了!”

苏狂一惊,谢过大妈后,疯一般的向第一人民医院跑去。

找到父亲的病房时,苏狂也顾不上其他,直接撞开房门冲了进去。

进入病房后苏狂便楞了,刚刚遇到过的宝马少女,此时居然也在病房中,她一手瓷碗一手调羹,正温柔的给一个老人喂着鸡汤。

而那老人,正是他的父亲苏学斌,与七年前相比,父亲显得苍老了许多,发丝已经有缕缕斑白。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少女看到是苏狂,顿时小脸一冷,怒斥着说道。

“丫头,不要这样跟人说话。”苏学斌拍着她的手臂,虚弱的说道。他看着苏狂,居然没有马上认出来,疑惑的问道:“小伙子,你是?”

血脉的联系,让苏学斌觉得这个不认识的人,非常熟悉。

“没听到我的话吗?出去!”少女有些急,直接冲过来,要将苏狂推出去。

苏狂先是一阵愣神,然后便是恍然,他眼中跳动着激动的光芒,突然张开手臂,紧紧的将少女抱在怀里,仿佛想要将她揉进身体一般。

“混蛋,快放开我!”少女被苏狂一个熊抱,顿时感觉窒息起来,拼命的推苏狂,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幽幽,是我啊!”苏狂满脸喜悦,抓着少女的肩膀喊道。

“我不认识你,你快滚,永远不要回来!”少女还在剧烈的挣扎,但苏狂的一双手如同铁箍一般,让她的挣扎都徒劳无功。

“你干嘛,快放开我闺女!”苏学斌急了,撑着虚弱的身体要爬起来。

“爸,我是苏狂啊!”苏狂眼角一湿,放开妹妹苏幽幽,砰的一声跪了下去,给病床上的老人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独自生活过、闯荡过,苏狂才终于知道,这个家才是他唯一的港湾,这个头发斑白的老人,才是最关心他、最爱他的人。

“你是,小狂……”苏学斌突然定住了,眼角快速蒙上泪花,看着已经七年没见的儿子,他喉咙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爸,儿子不孝,现在才回来。”苏狂暂时没去管怨气冲天的苏幽幽,这丫头以后哄一下就好,现在只需要父亲原谅他。

苏学斌抹了抹眼角,将泪花抹去,嘴角哆嗦着说道:“好,好,回来就好,你长高了,也长壮了……”

父子没有隔夜仇,七年时间,足够消解一切矛盾了。

苏幽幽气得直跺脚,道:“爸认了你,不代表我会认你!”

“幽幽,哥对不起你,以后哥会一直陪在你跟爸的身边,原谅哥吧。”苏狂走到苏幽幽面前,将苏幽幽再次抱入怀里。

即使苏幽幽已经完全变了模样,苏狂对她还是没有一点陌生感,这丫头,是他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她身上每一个地方,苏狂都熟悉无比。

“不原谅!快放开我,你个混蛋!”苏幽幽气得发抖,她推不开苏狂,干脆一口咬在苏狂的肩上,仿佛要将几年的委屈一下发泄出来一般,眼睛瞬间红了。

苏学斌也抹着泪,微笑的看着一对子女。

“呦?演大戏呢?苏幽幽,你个贱女人在老子面前装清纯,结果当着你爸的面,就跟男人搞起来了?”

这时,病房的门突然又被推开,一个五短身材的青年,带着三个黑衣壮汉闯了进来,声音不阴不阳的说道。

苏狂感觉苏幽幽的身体一抖。

第二章 不可原谅

“你TM想死?”

兵痞兵痞,苏狂在部队是兵,退伍了就是痞。

他放开苏幽幽,转过头来看着青年,双眼微微眯起,如同盯着猎物的猛虎一般。

当着他的面这样说苏幽幽,这绝不能原谅。

“操,还以为是小白脸呢,原来就这副德行!”青年歪了歪嘴说道。

苏狂的皮肤呈一种古铜的颜色,配合精神的短发,如鹰的眼神,看起来很精悍,与小白脸完全不搭边。

“周坤,你放尊重点!”

苏幽幽捂着脸怒道,她刚刚一口咬在苏狂的肩上,为了发泄不满,可是用了猛力的,结果却差点把她的牙给崩了。

苏狂的肉,仿佛是铁块一般。

“哼,尊重你?是你自己给脸不要脸,你要是懂事,就给老子乖乖躺下,让老子睡一次,我周坤要的女人,就没有得不到的!”

周坤冷哼着说道,看了苏狂一眼,也没在意。

苏狂看起来精悍,但他身后还带着三个高手呢,都是他用重金聘请的退伍特种军人,真要冲突起来,他正好有理由收拾苏幽幽一家子。

“混账东西,你爸妈没教你廉耻吗,这是法制的社会,你会遭报应的,咳咳……”苏学斌气得直发抖,猛的咳嗽起来。

苏狂的眼中已经迸发了杀机,这个周坤,是找死!

“幽幽,你去照顾爸,他们交给我。”苏狂冷冷的说完,迈步向周坤走去。

他看向周坤身后的三人,知道他们都是部队退伍的,苏狂很清晰的感受到了他们身上那种精悍的气息,一看就知道是精兵。

但,也就仅此而已!

苏狂看着他们的眼神只有一个信息,一个威胁的信息——只要他们敢出手,就不要怪他苏狂,不讲部队的兄弟情谊了!

三人接触到苏狂的目光,身体快速颤了下,但还是闪身护在了周坤的身前。

“老板,先退出去。”

一个脸上有伤痕的保镖快速说道,他脸上的伤痕,是子弹滑过时烫的,他是真正上过战场,在枪林弹雨中穿梭过的精兵。

事实上,他们三人都一样,都是上过战场的精兵。

但他们看到苏狂的瞬间,心中便是一凛,苏狂身上的气息,让他们感觉到了窒息,这种感觉,他们只在狼牙教官的身上见过。

甚至,苏狂身上的气息更凛冽,更放肆。

“退出去干嘛,给我狠狠的教训他,敢跟老子抢女人,不想活了!”周坤只是普通人,根本不了解其中的厉害,嚣张的说道。

“哥,你小心些。”苏幽幽在苏狂身后喊到。

兄妹阋于墙而外御其侮,虽然苏幽幽对苏狂有着浓浓的怨气,但在这时候,她依旧会无条件的支持苏狂。

“放心,有哥在,以后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苏狂平静的说道。

任何人都能听出苏狂话里的坚定,那是一种仿佛发鸿蒙大誓的凝重,是一种不踏过我的尸体,绝不会食言的坚定。

“他是你哥?呵呵,原来是我小舅子啊。”周坤楞了下后,笑呵呵的说道。

“你也配?”

苏狂微眯的双眼猛然睁开,再次看了三个保镖一眼。

保镖吞了吞口水,伸手向腰间摸去。

有枪!

苏狂心中一凛,看来这周坤不是普通人,带的保镖居然配了枪。

既然如此,苏狂就不能再等了,他再自信,也不敢在狭窄的病房里跟三个军人爆发枪战,就算最后他没事,也难保父亲跟妹妹会没事。

在保镖即将摸到腰间的瞬间,苏狂脚尖一点,便如同雄鹰俯冲一般,带着一窜幻影消失在了原地。

砰!

想要摸枪的保镖,手还悬在了枪套上,身体便已经被苏狂一脚踹了出去,重重砸在病房的门上,整栋楼都仿佛晃动了一下。

快,太快了,简直快过了人脑反应的速度。

既然他是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精兵,在这一刻,也来不及做任何动作。

苏狂没有停手,另外两人虽然没拔枪,但他还是快速闪到二人身前,一拳一个将二人击倒,一气呵成,毫无还手之力。

在目瞪口呆的周坤视线中,苏狂走上前去,将三人腰间的手枪取出,瞬间拆卸成零件,丢在三人眼前。

他并没有对三人下死手,很快他们就能再站起来,但如果他们想用枪,在组装的时间里,苏狂就能杀他们十次。

做完这一切,苏狂才一步步走向周坤。

周坤现在很后悔,保镖让他退出去时,他为什么不听,反而要装逼,现在想退却已经来不及了。

苏狂走到他面前,直接比他高了半头,骇得他一步步的退后。

他声音颤抖的说道:“你别过来,我是江南药业的经理,我父亲是公安局长,你敢动我你就死定了。”

“小狂,不要伤人。”

苏学斌与苏幽幽也愣神了很久,他们都知道苏狂当兵去了,肯定学了一身本事回来,但也没想到苏狂居然厉害到这样的程度。

三个比苏狂还壮的保镖,居然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就倒下了。

而且苏狂拆枪的动作,实在是太熟练太帅气了,苏幽幽眼尖,发现苏狂并没有把所有零件都留下,而是偷偷藏了三个针形的零件。

就算三个保镖组装好手枪,也根本射不出子弹。

第三章 保安队长

苏狂皱眉停下了动作。

他不在意直接弄死周坤,但当着父亲与妹妹的面,这样做显然不合适。

在战场上,他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黑暗风暴,想杀谁就杀谁,绝不会犹豫,在炎龙训练营,他是让学员胆颤的恶魔教官,想揍谁就揍谁,没人敢反抗。

但回到社会,那一套是行不通的。

就像父亲说的,这是法制的社会,虽然少部分特权之人可以将权利凌驾于法律之上,但现在的他显然还做不到。

但,要让苏狂就这样放过周坤,他却又不甘心,这周坤不是普通人,放走了他,迟早还会报复回来,他在的时候还好,要是他不在,父亲跟妹妹该怎么办?

苏狂只犹豫了瞬间,便伸手拍了拍周坤吓得青紫的脸,冷声道:“最好不要惹我,还有下次,你会后悔来到这世界上。”

随后,苏狂走向三个保镖,将他们一个一个的扶起来。

在最后一个时,苏狂背着所有人的视线,将一个银色的勋章亮了一下,然后给他塞了一张纸条,纸条上有他的电话号码。

这保镖看到勋章先是一楞,随后便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苏狂。

苏狂微微点头,他便也跟着微微点头。

浑身都吓软的周坤,根本没发现这些动作,他在三个保镖的搀扶下走了出去,病房中便只剩下苏狂一家子。

“小狂,虽然你从部队学了本事,但千万不要用来为恶,否则父亲死也不会瞑目的……”苏学斌他做了一辈子的教师,三句话不过,就开始教育起苏狂来。

苏狂曾经很反感,现在却觉得特别温馨,这比战场上的枪炮声,好听万万倍。

“能打有什么用。”苏幽幽却嘟囔的说道,没有了外敌,她又开始跟苏狂置气了,整个病房中,都弥漫着她浓厚的怨气。

苏狂咧嘴一笑,道:“幽幽,哥不是能打,哥是特别能打。”

“一点都不好笑!”苏幽幽撇了撇嘴说道,虽然她还想继续装做生气,但心里却已经慢慢原谅了苏狂。

对于苏狂的回来,苏幽幽的内心中压抑着剧烈的喜悦,但想到苏狂丢下她七年没管,她又觉得特别委屈,一脑袋的怨气。

喜悦与委屈冲击下,她顿时感觉鼻头一酸,差点流出眼泪来。

苏狂走上前,轻轻将她拥入怀里,她便再也忍不住,呜呜丫丫的哭了起来,小拳头捶打着苏狂的肩膀,哥哥哥的叫着。

十分钟后,苏幽幽才平静下来,紧紧的抱着苏狂的手臂,仿佛生怕他再跑掉。

苏学斌的病并不严重,只是受了风寒而已,到晚上时,苏学斌便出院了,一家人乘坐苏幽幽的宝马X6回到家。

对于苏幽幽的座驾,苏狂是真的吓着了,这车价值超百万,听父亲的意思,这完全是苏幽幽自己赚来的啊。

苏幽幽还不到十八岁,在江海市最好的复华大学上大一,两年前,她就已经跟着几个姐妹一起开了间公司,目前已经发展得十分不错。

“哥,既然你回来了,就到公司去帮我吧,我要上大学,都没有时间管理公司。”苏幽幽抱着苏狂的胳膊坐在客厅沙发上,突然说道。

“我哪里会经营公司。”苏狂摇头道。

他是退伍回来的,但却是带着秘密任务退伍的,任务虽没有硬性要求,让他自由发挥,但他还是得先到杨海区公安分局去报道,从一个小警察做起。

“警察有什么好当的啊,周坤的父亲正好是杨海分局的局长,你去了还不被他穿小鞋,被他整死啊。”苏幽幽瘪着嘴说道。

苏狂一楞,这么巧?这样的话,警察还真是不能做了啊,否则他大概会忍不住,一枪把局长给崩了。

“哥,要不你就去做保安队长吧?老是有一些公子哥,像苍蝇一样盯着我的几个姐姐,你去好好教训他们,要是你够厉害,就把我几个姐姐都弄回来做嫂子,我支持你!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苏幽幽侧着头说道。

“就你们那小公司,还要保安队长?”苏狂没搭理那茬,反而调笑着她说道。

苏幽幽一脸气恼,拍了苏狂一下:“别瞧不起你妹妹,去了公司后,别吓着你老人家了。”

苏狂呵呵的笑着,很享受这样的温馨。

“那好吧,我就去给你打工吧,做个保安队长。”

苏狂没说什么从基层做起,那是装X,实力摆在这里,他不可能给任何人当小兵,这保安队长非他莫属。

苏幽幽笑嘻嘻的点头,将整颗小脑袋贴在苏狂肩膀上,巴兹一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现在她觉得,能见到哥回来真好,仿佛又回到了七年前,哥还是那个哥,是无论她要求什么,都会答应她的哥。

家里只有两个房间,父亲的感冒还没完全好,怕传染苏狂,苏狂便只能独自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要是在七年前,他倒是可以跟苏幽幽挤一下,但现在苏幽幽长大了,该发育的都发育好了,再挤一张床就不合适了。

苏幽幽不知道,她与苏狂其实并不是亲兄妹,而是苏学斌捡来的,这个秘密,苏狂与苏学斌都准备瞒她一辈子。

苏学斌当她是亲闺女,苏狂当她是亲妹妹,这就足够了,有不有血缘关系,反而不重要了。

第二天一早,苏狂便被苏幽幽拉了起来,被她按在椅子上,好好的打扮了一阵,这才与她一起向公司走去。

按苏幽幽的说法,苏狂是到公司去泡嫂子的,必须打扮的帅气些才行,最好让她几个姐姐对他一见钟情才好。

第四章 嫂子候选人

“哥,我跟你说,公司是我跟三个姐姐共有的,大姐卢成淑最有能力,公司都是她在管理,你要是把她娶了,一辈子就不用发愁了。二姐董润烟最漂亮了,人也很温柔,脸皮特别薄,我老喜欢逗她玩了,而且是个天才少女,没有她就没有公司,你要娶她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三姐张佐倩最性感诱人,就是嘴巴很刻薄,我有些怕她,你到时候小心些她就好。”

苏幽幽一边驾驶着宝马X6,一边兴奋的将姐妹都卖了,拼命怂恿着苏狂去追她们。

苏狂一脸平淡的微笑,这种事要讲缘分,苏幽幽就是把她几个姐妹夸上天了,苏狂要是看不上,那也没有用。

“得了吧,哥你还看不上她们呢,我就担心她们看不上你。”苏幽幽翻了个白眼说道。

“你就别瞎操心了,就哥这条件,还能找不到媳妇吗?实在不行,幽幽你也不会不管我吧?”苏狂笑着说道。

“才不管你,等我嫁了,你就自己玩泥巴去吧,哼哼。”苏幽幽得意的说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想到苏幽幽也长大了,不久就会谈男朋友、嫁人,苏狂心里便生出了一股烦闷。

他失去了七年陪伴苏幽幽的时间,结果回来后,她就已经长大,不久就要嫁给别人了,这样的感觉,实在让苏狂开心不起来。

“不是吧哥?你还郁闷上了?是舍不得我吗?放心吧,我还能陪你好几年呢。”苏幽幽的观察力十分惊人,偷笑着说道。

“瞎扯蛋!”苏狂按了一下她的小脑袋,赶紧扯过了这话题。

宝马慢慢向前行驶,苏狂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这个方向,好像是去龙海区的啊。

苏幽幽的公司,开在龙海区?

从这里看过去,已经能看到龙海区那几乎突破云层的天际线了。

江海市一大半的富人,都集中在龙海区,那里是富人的天堂,是纸醉金迷的世界,那些站在大厦顶端的人,随便跺跺脚都能引起江海的地震。

无论是黑道、白道,都以龙海区为旗帜,以入主龙海区为目标。龙海区明面上、暗地里的财富流动,可以轻易崩碎一个中等国家的经济。

那里,是华夏最大的经济聚集地。

自己的妹妹苏幽幽,居然把公司开到龙海区去了?

“哼,昨天是谁小看我来着?”苏幽幽得意的说道,公司虽然是靠大姐卢成淑的能力发展起来的,但她也出过不少主意的。

她早就已经是一个小富婆了,要不是父亲舍不得离开老家,非要等苏狂回来,她早就把父亲接到更大的房子里去了。

当宝马停在一栋高达八十八层,名叫远望大楼的摩天大厦下面时,苏狂不否认,他确实被震撼住了。

“不要告诉我,整栋大楼都是你们公司的。”苏狂无语的说道。

苏幽幽抿嘴偷笑,也不说话。

苏狂猛翻白眼,作势要去拧她的脸蛋,小时候,他就是这样惩罚苏幽幽的。

苏幽幽赶紧拍掉他的手,红着脸道:“有公司员工呢,给你妹妹留点面子。这栋远望大楼,是公司未来的目标,暂时我们只占据了其中两层啦。”

苏幽幽说完,露出一副快表扬我,快夸奖我的表情。

苏狂震惊无语,不过却很开心,有这条件,他完成任务好像变得轻松许多了,至少可以少许多积累的时间。

“苏经理早。”

“你们早。”

一个个身穿笔挺西装、OL装的职场精英从旁边走过,不停的与苏幽幽打招呼,苏幽幽礼貌的点头回应。

这样的场面,把苏狂震得不轻,自己这个妹妹,彻底让他刮目相看了。

“哥,大厦有保安总部,我们公司的保安部混入其中,协同保安总部开展工作,等我把你的资料报上去,你就可以开展工作了,我先给你介绍下大姐吧。”

苏幽幽带着苏狂走进专用电梯,直接上到六十六层。

这一层的员工,对苏幽幽就更热情了,有一种巴结的味道。对于苏幽幽身边的苏狂,他们的眼中也带着好奇与羡慕。

“我怎么觉得,以前那个鼻涕丫头,现在都带着一股女王范了?”苏狂打趣苏幽幽。

苏幽幽很骄傲,道:“知道就好,你已经错过了我蜕变的过程,可不能再错过我将来的生活了。”

“嗯。”苏狂身体一震,用力点了下头。

在第六十六层的最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办公室,苏幽幽带着苏狂走进去,便见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人,正埋头在一叠文件中冥思苦想。

她短发齐肩,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整个人透出一种清新淡雅的气质,紧抿的嘴唇透露着严肃认真,精致的瓜子脸,没有任何化妆品的修饰。

她的手指在吹弹可破的脸上掐了下,仿佛陷入了思考中。

“大姐。”苏幽幽轻轻叫了声。

卢成淑头也不抬,快速道:“幽幽你来了啊,正好,你亲自把这份文件拿给杨德璐吧,告诉他,再不把后续的工作做好,就不用做了,我们另外找人!混蛋,拖了一天又一天!”

苏幽幽对苏狂吐了吐舌头,示意大姐就是这样。

“大姐,我把我哥带来了,他是从部队转业的,保安队长不是辞退了吗?我想让我哥顶上。”苏幽幽接过文件,快速说道。

卢成淑抬头看了苏狂一眼,道:“我没有意见,自己人更放心,以前的保安队长太废了,什么人都放进来,当我们这里是公共厕所吗?真是混蛋,不过这事,你得去跟你三姐说,她负责这个。”

“大姐,你直接答应不就行了……”苏幽幽撒娇的说道。

卢成淑笑了:“你这丫头,公司是有制度的,我也不能违反。你别怕倩倩那丫头,她敢欺负你就告诉我,我收拾她!你哥不是也在吗,让你哥收拾她也正好,实在不行,就照着她的大屁股打几下,她就老实了。”

“那好吧,我先去送文件,回头去找倩倩姐,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苏幽幽吐了吐舌头,说完便快速跑了出去。

“坐吧。”卢成淑跟苏狂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等。

苏狂刚坐下,一个女人便走了进来,苏狂看向她,第一眼看的不是脸,而是她的屁股。

这屁股,实在是太妖娆、太挺翘了,一看之下,苏狂的心中便升起了一股邪火。

点击下面蓝色字体查看更多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