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绿野”产业的起源

文旅前瞻观察2020-09-15 09:03:53


建议阅读时间:5分钟

前言

美国硅谷无疑是全球最为成功的高新科技产业园。其前身为斯坦佛大学科技园,历史更可追溯至1950s。紧随其后,1960s的法国出现了索菲亚·安蒂波里斯(Sophia Antipolis) 高新科技产业园,1970s的日本出现了筑波(Tsukuba)科技城。三者在日后成为了世界历史最悠久,同时也是最为知名的高新科技产业园。本文将从法国入手,解读当今世界高新产业园三雄中,最具传奇色彩的索菲亚·安蒂波里斯(Sophia Antipolis)园区。



由法式“情怀”灌注而成

1960年8月20日,参议员皮埃尔·拉菲特(Pierre Laffitte)在法国发行量第二大的“世界报”(Le Monde),撰写了一篇名为“田野中巴黎拉丁角” (The Latin Quarter in the fields,巴黎拉丁角,是法国巴黎索邦大学外的一个颇受学生欢迎的聚集区)的文章引发公众热议。


身负“纾解巴黎非首都核心功能”重任的皮埃尔在文中指出,首都需要“一根天线”,天线的两侧分别连接着巴黎和一片“绿色”,并强调,巴黎的“灰色”和巴黎人“多彩”的生活方式,不利于研究工作的展开,更不利于工作在不同研究领域的科学家“相互滋养”。

作为“蔚蓝海岸”的孩子,皮埃尔以距离巴黎市中心34公里的枫丹白露(Fontainebleau,位于巴黎大都会区,法国最大王宫所在地)和距离巴黎120公里的奥尔良为例(Orléans,位于法国中部,集合了法国最顶尖的工科院校),强烈表示,“如天线般”与巴黎紧密相连的这片“绿色”就应在法国的“蔚蓝海岸”。尽管那时,现今的园区周围还未曾开发,没有通公路,没有水,更没有电。


但法国人都同意这片区域很美,应该会吸引很多聪明人来这里工作,而且绿色对眼睛好。



至吾爱——索菲亚与未来

索菲亚·拉菲特是参议员皮埃尔·拉菲特的妻子,当法国上下都在盛传“索菲亚·安蒂波里斯”的命名是参议员先生对爱情的纪念时,皮埃尔向外界提供了另外一种解释——“蔚蓝海岸”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百万年前的“青铜时代”。公元前7世纪,希腊海员在此建立了港口和城市,而“索菲亚”在希腊语里是“智慧”的寓意。相信无论如何,皮埃尔都是一番好意。


1962年,皮埃尔的期盼获得了回应,IBM和德州仪器在索菲亚·安蒂波里斯规划区内,建立了他们的欧洲研发中心。尽管当时,园区仅由一条曲折的小路与外界相连。但这同时证明了皮埃尔起初的假设,商业机构的研究中心可以设在远离城市的地方。

1964年,皮埃尔的整体发展规划才迟迟完成,遂即宣称此计划将实现滨海阿尔卑斯省(Alpes-Maritimes)的跨越式发展,为此需要将园区扩大1.2平方公里。


1968年,当皮埃尔在法国国民议会,回答有关规划的质询时又称, “郎日乾坤,这将是欧洲最伟大的城市”。这“连续”和“空前”的雄心屡获国民的关注和青睐,但当 “法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DATAR(Délégation à l’aménagement du territoire et à l’action régionale)开始插手此事时,结果通常都“不太好”。在对规划方案仔细研究8个月之后,DATAR终于给了皮埃尔“绿灯”,并指出了规划中的一个“错误”——为实现最终规划发展目标,还需要额外的0.1平方公里土地。


1969年,皮埃尔不改昔日风格,在一次为“尼斯每日晨报”的撰文中,再次将园区称为“2万名研究者的家”。这差不多是当时全欧洲科研工作者的总量。


索菲亚不老魅力之源

10年后的索菲亚·安蒂波里斯高新科技产业园,不负皮埃尔的期望,成为了滨海阿尔卑斯省新的增长引擎。而在2012-2017年间,园区内的高新科技产业更保持了每年约38亿欧元的产值。更为令人惊讶的是,曾经寄期望以优美环境吸引高端人口驻留的索菲亚,还反向拉动了当地的旅游业,同期由旅游业所贡献的产值约每年50亿欧元。

正如中国许多产业园区一样,索菲亚是后天建而成,但它的独特魅力在哪?又是什么使它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环境中长青? 也许是园区内,由来自70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居民所形成的国际化氛围,也许是每10年修正一次的园区发展方向,也许是那3个18洞高尔夫球场,也许是那9个酒店,也许是那30个网球场?


当然,还有可能是那份皮埃尔用时4年之久才完成的初版规划方案,在这份方案中写到“无论园区的未来发展如何,这里必须有2/3是连绵的绿色,没有建筑可以超过3层。”


纵览索菲亚50年传奇




往期精华原创

放羊娱乐释放强烈信号或成本周TWISE峰会焦点

范观察丨小剧场  大发展

再谈“一颗有趣的灵魂”

 范小羊新春观察

一个“非典型”文旅企业的心路历程

首席娱乐官专访:放羊娱乐如何赋能“内容”附加值


长按识别关注文旅前瞻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