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电记忆--后青春的诗

国企事业单位青年联盟2020-10-23 10:37:28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丁 满

       谨以此文,献给在曾经在西电生活过的学长学姐以及学弟学妹们,也许现在的西电已经改善了许多,但那些痕迹是我们一生记忆的烙痕,无论现在身处何地,都会从中感受到当年青春的气息~

男:

我总在幻想,“时光”的模样

它让古木参天,让鬓角染霜,让野草绿了又黄

女:

我总在寻找,“青春”的方向

它让汗水倾洒,让泪水流下,让相遇一场又一场




男:

初次见你,是在军训时的竹园食堂

晒黑的脸庞,左手马扎,右手迟迟不肯扔掉一束紫色野花

女:

那时你十九,我十八

歪戴的帽子,一身土气的草绿色军装裹着水泥巴

男:

第二次见你,迷路在B楼中央,那天你在的地方,阳光很亮

女:

你跑来问我高数的课堂,我迷路不知方向,却记得你的目光

男:

那年,北京奥运刘翔受伤,黑木耳是蔬菜,李刚还只是李刚

谢耳朵在“penny penny penny”的敲门叫嚷

女:

后来,谷歌甩手离京南下,芙蓉输给郭美美,贾君鹏被喊回家

孟非郭德纲乐嘉引领光头时尚




男:

我为你起早去图书馆占座,为此睡了一节毛概课,值不值得?

女:

我们在跳楼梯下晒过太阳,也曾在信远喂过大黄,有没有印象?

男:

在要坐很挤的公交车才能进城的岁月里,我们执着着曾经的地久

女:

在不费劲抬头就能看见星光的年代里,我们许诺过未来的天长




男:

我骑着车,你坐在后面,复习着信号课本的第三章

女:

你牵着我,穿过ABC楼,走到有月亮的礼仪广场

男:

我说,西电其实很小,可世界却很大很大

女:

你说,我个头其实不高,可影子却很长很长




男:

后来啊,毕业照时,你说,我们分手吧

女:

我说,分手吧,我有我的方向,你有你的梦想

男:

我愣在那里,对你喊,我要把你娶回家

女:

我哭着摇头,夏至未至,我装傻,却不傻

男:

南校区,北广场,我们班啤酒喝了几箱,哭的嗓子一夜变哑

女:

我去另一个城市,你留在长安,研究电路天线与磁场

月台上,火车缓缓开,谢谢你,将那他乡变故乡



男:

四年已过,天各一方,不诉离伤

女:

未来三年,学习顺利,身体健康

男:

如何像设计电路一样,设计重逢情节,那时我会不会太慌张?

女:

如何像傅里叶变换一样,换回旧时光,那时我会不会不漂亮?

男:

很漂亮

女:

别慌张


 


男:

如今,伦敦奥运刘翔又受伤,吴莫愁扯着嗓子唱着《痒》

金志文攥着拳头,问你,是否与我一样,为爱痴狂?

女:

后来,沈佳宜做了别人新娘,苹果手机变的又臭又长

莫言当着党员拿下诺贝尔奖,可还是,买不起房

男:

我在西电的实验室,可以看到绿色球场,早晨喝碗胡辣汤

每天去希望,去闯,这或许就是成长

女:

你是否还在用睿思,是否还在抱怨像蜗牛爬的校园网

每天变开朗,去想,这或许就是成长



男:

我是每一个在西电生活的路人甲

女:

我是每一个西电男生心中不能忘却的“她”

男:

一同努力,总有一天,故事会讲完,我们也是童话

女:

下个路口,遇见你,说声,别来无恙




合:

下个路口遇见你,说声,别来无恙

长按二维码

扫描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