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里亚纳玄燕鸥【连载三】:相见恨晚

九洲鸿2020-07-05 10:51:34

点击 上方蓝字  九洲鸿 

更多了解加微信:jiuzhouhong009

  

海爷的目标,就是把几个不同波长不同频谱的信号组合在一起,再设计一个脉冲方式,对同样的目标进行快速扫描。

  由于扫描是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角度来进行,这可以被看成是一个巨大的天线阵列,从而提升准确度和透视度,所以才叫做合成孔径雷达。

  做一个最简单的C波段,都要下大力气解决衍射干扰的问题,如果把几个不同的频谱组合在一起,难度可想而知了。海爷经常是白天测试,晚上思考。

  那时候工厂有一种演算纸,淡黄色,八开的,很薄。海爷经常熬夜,到了早上,一摞子一摞子正反面画得写得满满的演算纸,自行车驮着就去27号车间。然后闷在哪儿,自顾自的钻研。


  很好奇的一件事,就是海爷这样的压力和环境,为何他不好烟酒?后来有机会请教海爷,得到的答案是说,海爷觉得这些小毛病虽不至不雅,却也帮不上他什么忙,还浪费钱财。有需要的话他也能喝一点儿,但是平时干活儿的时候,他老人家堪称自律的楷模。

  说到这儿,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一位截然相反的“楷模”,这就是我的师弟小王。说是师弟,那是因为小王是小我四届的同校生。而且,同样分配到了我们工厂我们车间。

  我们车间以陆基对空为主,现在叫做面基,人员变动并不是很频繁,每年正常的几位退休和增补而已,技术人员的更迭就更少见了。

  我第一次见到小王是在张主任办公室,那天早上凑巧过去找张主任,就看见他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位,跟我差不多的身材,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左顾右盼的。

  其实第一眼看过去,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后来聊起来才恍然大悟,那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特有的桀骜不驯的“霸气”品质。


  车间大领导在大会上介绍了小王,还有跟他一起入厂的三位。一听到说是跟我一个学校出来的,心里感到格外亲切,当天晚上就带着小王出去吃了一顿。

  跟我一样,小王也有自己的师傅,也是一位三十出头的大小伙子,叫做红哥。但是红哥似乎也不是太管小王,在这方面来看,感觉我的马师傅要强一百倍呢。

  小王也不是太找红哥,他比较喜欢跟着我混。只是那个时候我正在钻研破解隐形大法,还要跟海爷忙活,也没太多时间陪他。

  我一直觉得我身上的学生气已经够浓了,但是跟小王比,其实我还算好的。小王比较大大咧咧,这个性格让他可以很容易的跟别人熟络起来,但是在军工企业,也容易惹到麻烦。

  进厂教育结束,都会下到车间,然后领厂牌领工作服。可是进入车间刚刚过去一个月,小王的厂牌就丢了。在我们工厂,没有厂牌,真的是寸步难行。那天早上上班,就没看见小王,班前会都开完有一会儿了,才看见大领导带着小王进来。赶忙问小王怎么回事,小王说是前一天晚上打球,回来晚了,早上起来就找不到厂牌了。


  我听了直摇头,就告诫他,你这把厂牌弄丢了,肯定是大事,尤其是早上要大领导接你进来,耽误你的时间还好,耽误了大领导的时间多不好呀。小王有些嫌我啰嗦,但是我是他师兄,他心里再烦也要听着。

  其实厂牌真的不能随便乱丢,保卫处的武警只认识厂牌,没有厂牌,就算厂长也进不去厂区,更不用说是进入控制区。而且,一旦厂牌被别有用心的人捡到,加以利用,那损失就更大了。

  好在后来小王在他舍友床底下的脸盆里面找到了自己的厂牌,总算没惹出什么大事出来。就这样,也还是被保卫处叫过去教训了一顿。小王心里很不爽,就说晚上去我那边喝酒。

  我们的单身宿舍,都是四个人一大间,有的住了四个人,也有的住了三个人。当然,也有住两个人的,比如说我那一间。


  其实我的宿舍本来也是住了四个人,后来有一位大哥结婚了,分了房子,搬走了。后来又有一位兄弟享受已婚待遇,也搬走了,而新人还没有安排进来,所以暂时就只有两个人。

  小王的宿舍在二楼,靠路那边,有些吵。我的宿舍在五楼,虽然是阴面,但是比较安静。小王总喜欢往我的宿舍跑,夏天的时候还就住在我那儿。

  我同宿舍的兄弟比较喜欢干净,小王就不大往他的床那边凑合。还有空着的两个床,他就弄了一个席子,在我脚下的那张床上凑合。

  说来也怪,宿舍里面其实是需要蚊帐的,军工厂附近的蚊子也都比较彪悍,看着块头不大,却是战斗民族出身,咬一口可以痒一宿的。我和舍友都有蚊帐,但是小王用的那张空床却是没有,小王也不嫌,睡觉就是不用蚊帐。后来才发现那个秘密:小王只要把脱掉的袜子往床尾一放,蚊子就不去他那边了……

  刚毕业不久的,尤其是男生,饭量都大。下不起馆子,也就经常在宿舍弄饭吃。

  宿舍每一层都有一个集体的厨房间,里面有煤气管道,也有炉具。说是炉具,其实就是最简单的一个二分管,头里敲扁了,再后面放一个蝶阀。一个厨房间,大概三四个这种炉子。我们一日三餐基本都在食堂解决,晚上饿了,还是要自己弄点儿方便面,或者自己下面条吃。

  小王最得意的一道菜,就是煮面条,挂面加上肉末和榨菜一起煮,然后出锅以后加点儿蒜蓉辣酱。这种吃法,到现在还是我们的保留名菜,每次凑在一块儿都要试一下的。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的炉灶啥的都比以前好了,但是似乎就是做不出来当年的味道。

  我的舍友有洁癖,但是也有酒瘾,喝了酒也爱吹牛,所以跟小王比较合得来。小王自己的舍友都是喜欢打篮球的,所以他若是打球,就回去他那里住;若是喝酒,就上来我们这里。

  小王人比较随和,大家都认识他,也都喜欢调戏他。记得有一次夏天的傍晚,正在水房洗菜,看见外边的路上,小王刚刚打完球正往回走。就跟几个兄弟扒着窗子,大家整齐划一的大喊:我叫小王,家里有房,良田万顷,只缺新娘。连续喊了三遍,整个宿舍区几个宿舍楼的人都听到了。夏天,窗子都开着,男男女女也都探出头来看。小王在路上走着,听见我们的喊声,有些含羞,就快步往宿舍跑。他不跑别人还不知道喊谁,这一跑,一看是他,大家伙儿全都笑开了……


  我们几个煮了个青菜豆腐汤,放了点儿肉片,然后又弄了点儿面条,买了些花生米香干什么的,就是一顿大餐。

  那些天恰好我也比较累,不小心就喝多了,然后我们三个觉得又闷又热,就出去转转了。我们工厂进出都是一条路,通往县城方向。厂区最外边有一个转盘,转盘中间的绿化带上有一个雕塑。

  我们喝多了,迷迷糊糊的就转到了雕塑的下面。雕塑下面是一个承台,承台底下有几级台阶,我们三个就坐在了台阶上。那边小王白天被保卫处骂了一顿,心里不爽,就发泄了一下,说那个保卫处长的样子,像个冬瓜一样,说话又没有水平,如何如何的。我跟舍友两个也配合他一起骂,反正什么难听骂什么。天色已晚,路上也没什么行人,昏暗的路灯就那样洒在转盘周围。

  我们正骂着爽呢,就恍惚着看到一个身影,骑着自行车从我们旁边过去,貌似带着大沿帽,身形也像冬瓜一样。三个人短暂的沉默,然后相视而狂笑……


  27号那边的测试,看起来进展有些缓慢。照射雷达有些进展,但是后续的处理,也就是成像部分,比较麻烦。

  不是小明不给力,但是硬件和软件,也是两个不同的专业。小明搞定了硬件,软件方面能帮到忙的不多。其实硬件也在不断的更新,大概用了一年时间,从286到了386,再一年,从386到486,然后就是586。

  每一次升级,小明都会兴奋一阵子,没日没夜的改装。每一次运算速度的加快,其实都只停留在理论上面。因为每次更新了计算机硬件,海爷都会新增加一些计算需求进来。

  小明尝试着把几台计算机组合在一起,弄了一台大型机的样子。另外,集团那边也派了两位懂得C语言的,过来帮忙进行软件方面的设计。于是,小明带着两位图像软件处理专家,成立了另外一个小组,专门负责成像方面的工作。


  海爷把SAR做为系统工程来研究,是非常有远见而且具有战略性的一个决定。小明和老关都是可以信赖的团队成员,海爷也总是跟大家强调,SAR是一个复合型产品,要找到各个学科里面最顶尖的技术来支持。

  其实也容易理解,如果没那么复杂,到九十年代末,SAR也不会只有NASA能够商用,欧洲、毛子和日本都还没有搞定。

  海爷对技术方面的细节要求很严格,也要求我们经常跟专业领域最强大的院所保持沟通,如果有需要,他可以透过总参的领导,还有科工委的领导拿到支持。

  小明就是那个时候,结识了很多“大人物”。甚至后来搞网络销售的大咖,他也认识几个。当然我们几个最清楚,认识这些人物其实没半毛钱用处,网购的时候该出多少钱还要出多少钱……


  海爷觉得通信不是问题,他把整个系统的设计重新梳理了一下。先用雷达扫描目标,把数据存储下来;然后通过计算机成像,再把成像的数据送去总参某部做分析。

  造影和成像都是我们这边在做,但是数据分析这边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差不多几年的光景,那么多图像都传输过去,不知道分析得怎么样呢。

  我爱好摄影,对成像这个比较感兴趣,感觉成像的需求跟相机的技术能力应该还是有些不同,应该按照成像的需求来确定技术能力水平。

  就跟海爷讲了,海爷觉得也是有些问题,于是就跟上面联系,请数据处理那边派人过来,大家一起坐下来商量一下下一步的方案。没多久,人就到了。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还真的是,我们认为清晰的图影,在人家看来就是很一般的;有一些我们觉得造影没造好的,人家却感觉效果非常好。

  想起来有一个成语叫做“庖丁解牛”的,说的是一位屠户叫庖丁,成手以后,眼睛里面看到的牛其实都是解剖图。解剖图普通人看不到也看不懂,但是对于屠户来说就太重要了。我们这个也是差不多的,如果不是数据处理的同志们介绍他们的需求,可能我们真的会白忙活了。


  于是,海爷申请,建立了一个专门的直线电话,直通数据处理部门。到那个时候我才知道,27号车间一共有三部直线电话,要知道,同样对比,工厂大领导办公室也才只有一部。


  从数据处理这边传输回来的信息,是需要更多的目标来进行对比分析,从而得到数据比对的结果,以此来作为判定依据。

  数据来源分几种,实景、航拍、卫星图,将他们与雷达成像相比较,就能够得到最终分析判断的依据:哪里是山、哪里是水、哪里是车、哪里是船、哪里是路、哪里是坑道等等。

  于是,这个测试任务就交给了老关。老关需要跟总参、航天部门、空军和测绘大队的专家们一起,对同一目标进行不同数据来源的比对分析。后来,老关用了三年时间,走遍了大江南北,采集了多个不同气候条件不同地貌不同对象,从而为SAR后续的数据分析工作奠定了基础。


  小明和老关都在忙,海爷这边最关键的雷达系统升级就需要自己动手了。还好,我在的时候可以帮帮忙。

  千禧年元旦前后,我被派往伊拉克,完成对第一次海湾战争之后伊拉克地区空防系统的评估,供货需求的评估,以及隐身破解大法的同步测试。

  那个时候,SAR这边的测试,都是由海爷一个人来完成的。可以想象,五十岁的老人家,一年当中的大部分时间,无论寒暑,每个星期都要扛着几百公斤的负荷上山测试,然后蹲在屋子里面评估结果,研究改进方案。做研究,真的是清苦的。

  上面的领导经常催问,海爷又是那种把面子看得超过一切的大神,压力可想而知。很多人释放压力的办法就是逃避,或者找一个惹得起的对象去宣泄,而海爷却不是这样,他缓解压力的方法是种花。每次他拿起花铲,我就知道,老人家心里有事儿了。


  如果不是数学免试满分,桃子还不知道能不能考上高中。但是事实就是这么神奇,桃子考上的市二中是重点校,在省里也是挂了名的。

  上了高中,再淘气的孩子也都有了约束。桃子也很努力的学习,但是父子关系始终没有处理好。桃子的理科仍然很强悍,但是文科成绩就一般,尤其是语文和英语。也搞不懂为什么,桃子很喜欢看武侠小说,但是语文始终就没及格过。英语就更差了,这方面我觉得自己有责任,经常给桃子补习,但是始终没见长进。

  后来小王来了,桃子的英语才算找到救星。小王的英语其实不怎么样,典型的哑巴英语,但是考试很厉害。从成绩来看,小王其实没有偏科,但是他的理科好,是因为真的好,他的文科好,是因为他摸得出来考试的路数。

  我们复习,都是把书本从头到尾看一遍,然后把不会的再复习一下,最后开始做卷子。小王不一样,他先做卷子,连着做三套,然后总结重点,然后按照自己总结的重点再看书。他用他自己的方法,效率比我们高很多。虽然最后的成绩,可能我们是90分,但是小王考一个80分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用的时间也比我们少很多。用时髦的话来讲,就是小王善于挖掘考试的套路。


  桃子高一结束的期末考试结束了,正巧我去27号车间,坐在办公室,拿着桃子的成绩单在发愣,院子里海爷拿着花铲一声不响的修剪花草,桃子无所谓的坐在里间,谋划着利用一个假期时间把“笑书神侠倚碧鸳”再重新温习一下。

  我觉得这样子不行了,咬咬牙一跺脚,晚上请小王吃了顿涮羊肉,然后把桃子的事情托付给他。

  大家可以在《美索不达米亚之眼》里面了解到,在伊拉克的日日夜夜我基本都在忙,要么忙雷达,要么忙开车,要么忙疗伤,根本无暇东顾。等到2000年冬天的时候再回来,发现桃子的成绩已经不一样了。

  在之前,桃子在班级的名次跟他初中时候差不多,50几个学生,他排30几名。但是经过一年的努力,他已经进入前十名了。理科成绩有所降低,这也是在意料之中,一方面难度上去了,另一方面小明在忙活自己的事情,没办法帮忙太多。但是桃子的语文成绩却是我不敢想象的,居然都是八十分以上。在高中阶段,语文能够得到八十多分的确实不多。


  刚刚从伊拉克回来,我的腿还伤着,要住院一段时间。桃子的进步很明显,小王自然出力不少。所以一出院就去找小王,四个人狠搓了一顿。

  说是四个人,那是因为除了我和小王,桃子也去了,当然,出席的还有小王的女朋友。曾经我的办公室和宿舍,是小王最经常的阵地。我不在工厂的日子里,据说小王是很失落的。但是他这种人,向来不缺朋友和节目。

  那是一个周末,他跟我的舍友出去县城喝了点酒,然后两个人晕头转向,居然还要骑车回来,结果半路跟拖拉机撞在了一起。

  人家老乡一看,是我们厂的,就给送去了我们厂医院。一检查,都是皮外伤。小王经过这一撞,酒醒了一大半,却看上了给他处理伤口的护士。一问,人家也是刚刚毕业不久。于是,本来没什么大碍的小王,就经常诈伤,以此为借口经常去医院找小护士。一来二去,还真的成了。

  我住院的时候,小王的女朋友也经常过来打招呼。据说小王跟她说了不少我的故事,弄得她看见我总是不怀好意的想笑,又不好意思出声,总是用手捂着嘴笑。我就知道小王不是什么好人,却也无可奈何。


  一般来说,恋爱当中的男人都是废人,小王就是典型的代表,男人们应该做的事情什么都指望不上他了。也不去我们宿舍喝酒了,也不打篮球了,也没见他辅导桃子了,反正总是在那些无人注意的角落,跟他女朋友在一起探讨人生。

  小王女朋友是厂二代,人挺好的,很善良也很懂事,帮助小王很大。那个时候我只是车间的技术员,连技术组长都不是,但是能够感受到,小王平时工作开始慢慢的精细起来。

  有一次做一个技术革新,按照他之前的性格,估计至少一周左右能交出来的,这小子三天就搞定了。我们还开他的玩笑,说心里都是女朋友,哪里有这么大的动力放在工作上。小王说了,工作上他要表现好一点儿,丈人丈母娘都是厂子的老人儿,都看得见的,不能给女朋友丢脸。还说,除了工作,其他生活上面的时间他会节约利用,大部分都去帮助老丈人家建设美好生活,我们大家听了,什么也没说……


  海爷的头发,在我拜师之前就是全白的,至于什么时候开始白的,这我倒是不知道。照理说桃子的学习成绩也上来了,他的心情应该好多了,但是还是经常看到他栽花种花。

  理解海爷压力大,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能够局部挑大梁了,就自告奋勇去挑战这个多频段雷达的设计。说是挑战,因为上手之前就知道这东西不好玩儿,海爷这样的大咖尚且如此,何况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半生瓜蛋子。

  成型的设计成果,由老关在外边测试,然后传递信息回来,哪里需要改进。其实说白了还是相位干扰的问题,但是就是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们。

  普通的雷达,发现目标就可以;稍微精确一点的,可以判断目标的大概整体尺寸;而SAR像是照相机,要把目标外貌,甚至是内涵都完完整整的测绘出来。好比隔着几公里,看邻居家里有没有蚊子,其精准度可想而知。


  海爷是比较谨慎的,他做测试之前,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并且经过演算的。但是我这边不一样,在伊拉克,我学到的一样东西就是冒险。只要感觉对了,就想拿出来试一下,看看效果再说。

  就如同当时把萨姆-6连接到卡希尔系统上面,如果验证可以了,那就是英雄;如果结果不满意,那就等着下一次再来。这种冒险精神,在不差钱的国家解闷子还可以,但是在咱们自己这里,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就不能那样任性了。

  只是本性难移,大的地方不冒险,小的测试总还可以的,无非就是修改电路的事情,再多跑两趟山路。忘记当时怎么样做瞎猫,想到了解决相位脉冲的一个方案,也没跟海爷请示,直接就测了一下,结果还真的成了。


  海爷还在院子里面种花,我从小明的房子里面跑出来,告诉海爷测试结果的事情。海爷拿着成像的图影看了半天,很惊讶,就问我怎么想到的办法,我却也是忘记了。

  海爷有些激动,虽然已经是下午了,还是拉着我们上山又测试了两次。拿着造影的记录仪下山的时候,太阳早已偏西,天已经黑了大半。

  那天晚上,在小明的房间拿到成像结果,我们都很兴奋。海爷跟大家说,其实我们的试验设计走了一点儿弯路,还是因为他的设计思路的问题,还鼓励我们更多的进行尝试。

  他这把的年纪这样的位置还能说出那样的话,让人非常感动。大家憧憬着,再用三个月,把现有的造影水平再提高一个层次。


  第二天,就在海爷报告项目进展,同时申请下一步测试方案的时候,车间得到信息,小王那边出了问题。

  之前咱们介绍过,车间出口伊朗的产品,我们经常会做一些小的改动。但是用于国内换装的产品,再小的改动,都是要总工签字以后,重新命名型号,并通知部队确认以后,才能进行生产。两伊战争的大好时光小王并没有赶上,但是不知道是谁告诉了他那一段经历,加上小王自己也做了一些改造,于是他就把自己的作品放在了换装的装备里面。

  出厂检验的时候,他可以跟质检组一起去操作,但是到了使用部队可就不一样了。部队的纪律性是非常严格的,严格按照操作规程操作。

  小王的东西上去,按照操作规程一使用,得到的结果就跟预期不一样。部队操作人员不会去管这个不一样有多大,也不会去管你这个是好的影响还是坏的影响,人家就会判定你这个东西不合格。装备不合格就是质量事故,那是要被抽鞭子的。


  厂技术处得到了部队的反馈,就跟车间了解情况,然后进行了通报。后来技术处派人去了场站,场站的反馈却跟当时的通报不太一样,他们觉得小王进行的技术改动还是比较好的,而且如果能够再增加除霜功能,就更完美。

  技术处的同志回来以后也通报了这个调研结果,但是事情却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技术处的同志们比较关心技术问题,但是生产处的出发点就不一样了。纪律就是纪律,军工企业的纪律就是战士们的鲜血和生命。

  于是生产处的一位处长责令车间做出检讨,并要求对质检员和小王都做出处罚,还要求小王在车间大会进行自我反省。让小王自己做检讨啥的估计不会有问题,他这个人大大咧咧的,对面子看得不是太重。但是要处罚质检员,还要车间领导做检讨,这个东西小王就挂不住了。他也是愣头青,直接去找了生产处长。


  生产处长本来也是在火头儿上,小王这一去,麻烦了。估计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那种,处长激动得直拍桌子,说是小王这种态度就是我们车间教育出来的,还说了一大堆难听的话。

  小王气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中午吃饭的时候就跟我说了。其实,我的性格也不比小王沉稳多少,本来这个事情的后果也不是很严重,批评教育就是了,干嘛扯上我们车间呢?正跟小王生闷气,就看见那个生产处长就在不远的一张桌子上吃饭,就走了过去。

  其实我本意也是想好好劝劝,说几句好话就算了。但是生产处长是个直性子,刚刚跟小王不欢而散,现在看着我和小王过来,气自然不打一处来。这话就没什么好谈了,几句不对付,两边就在食堂吵了起来。

  食堂人那么多,听见吵架都围拢过来吗,生产处长自然觉得他下不来台。于是,事情变得复杂了。第二天,车间接到要求,要对我们进行“组织处理”。


  汉语是博大精深的,组织处理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分量确实可大可小。严重一点儿,就是开除公职,可能还加上开除党籍。

  这在那个年代,是无法想象的严重,在我们的眼中,这表示一辈子就毁了。当然,也可以是轻一些,关键就看领导们怎么把握。但是有了这四个字,蒙混过关是肯定不可能的。

  其实本来车间那边也是觉得虽然有错误,但是后果不严重,认真反省也就算了。谁知道骨子里的集体荣誉感,在关键时刻帮了倒忙,车间领导也是无可奈何的样子。

  这事儿如龙卷风一样扫过整个工厂,有着强烈八卦热情的人民群众,添油加醋的把这件事捅给了海爷。我虽无法自比孙大圣,海爷却比菩提老祖仁慈得多。


  当天下班之前,海爷就把我叫去了27号车间,一顿臭骂。说心里话,自己师傅,就如同自己父母,骂也就骂了,无所谓。

  海爷说了一堆大道理,说累了,就去工作间打理那几部雷达的改造。我心里在问候生产处长的先辈,诅咒他自己,却也想着怎么给自己留后路。

  一个晚上干什么也没心思,就决定写个检讨书给到生产处长,让他骂一顿,消消气,看看怎么把事情弄过去算了。于是就让小王一起写,他写他的我写我的,但是要真诚、震撼、感人到痛哭流涕,要至少写三页。

  我们厂那个红线的稿纸,三页也要差不多两千多字,估计怎么样也够了。中午吃饭前,就带着检讨书跟小王奔了生产处。


  生产处在综合办二楼,我们刚上楼梯一转弯儿,就远远的看见海爷站在走廊尽头的生产处长办公室里面。

  海爷站在桌子外边,生产处长在里面也是站着,海爷正给他递烟,生产处长一边接过来,一边大声的说着什么,激动了还拍两下桌子。海爷大小也是副厂长,却一边点头赔笑,一边忙着给生产处长点烟。外边阳光很艳,透着海爷的白发也闪着光。

  如果说小王因为车间的荣誉跟生产处长较劲,那现在我却连累自己的师傅跟别人低声下气。当时手里如果有把刀,替天行道的心思估计都有了。也更埋怨自己,怎么如此的少不更事,想着想着,眼泪掉下来了。小王也觉得过意不去,躲在一旁没出声。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觉得这个时候进去也不合适,就回去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个人商量好,如果被开除了,就结伴去上海打工。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被车间大领导叫去了办公室。车间大会作书面检讨,全厂通报批评,扣发三个月绩效奖金等等,这个处罚比我们想象当中要轻得多。

  应该讲,也就是海爷面子大,换其他人的话生产处长估计不会这么就善罢甘休了。我理解海爷承受的委屈,下了班就去27号车间。海爷没在,去家里,也没在。感觉很失落,就跟小王两个去喝酒,后来怎么回去的都不记得了。

  过了几天,小王女朋友的父母也把小王叫了过去,苦口婆心的臭骂了一顿,其实也不过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好汉不吃眼前亏的话。

  其实老一辈的态度并非单单是息事宁人,也是一种劝导,等到多年以后回忆起来,我们当时的错误确实是需要纠正的。如果就那么稀里糊涂的不闻不问,对自己、对组织都是一种隐患。这次事情以后,我和小王在处理技术改造的问题上,都不会马马虎虎了,也是一件好事。


  海爷也没再提这件事,但是我知道他老人家的压力,就把有限的懊悔投入到无限的革命工作当中。

  精准控制雷达频段和发射功率是一对难题,但是通常这样的难题都可以通过科技的不断进步,来得到逐步解决。

  应该说,三年前还是难题的,到了三年之后就变成不是难题了。重要的是,设计人员要懂得如何利用最前沿的科技知识,要了解技术进步的动态。

  那个时候广交会的各种展览是比较前沿的,每年都有好多场,海爷就要求我们不定期的去参加。其实还有欧洲和北美的几个展览,也会过去看看。有些时候,参展产品的一个设计,就能够给你一个灵感,然后问题就解决了。

  在我们不知道经历了几次恍然大悟以后,最新的照射雷达的方案出来了。


  研究一个产品很难,一直研究十年更难,从零开始研究就更是难上加难,如果像海爷这样从零开始概念设计,没有任何产品可以借鉴,一直研究了十几年。别人拿奖金拿晋升,自己这边又苦又孤独,还要坚持,要不断提高设计标准,要最终按时完成这个项目,这又是什么境界?

  可是海爷觉得都无所谓,他还是一如既往。照射雷达的精度越来越高,对后期处理的要求也就越来越高。小明通过各种途径,搞到了几台大型机。

  比不上天河II,但是也小有规模。其实这些都是时代进步的结果。小明去了几次广州,对岗顶一带就熟悉了。那边搞定最先进的芯片处理器和存储单元,再找人做框架,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电源和散热单元。

  工作间装不下了,海爷就在小院子的东边又搞了一个二层小楼,做为27号车间新的数据处理中心和办公室。小明和老关都搬了过去,海爷还是待在平房里面,用他自己的话,就是出来进去方便,桃子也方便。


  桃子高中住校,只有周末回来厂里。当然,放假的时候他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待在27号车间,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海爷不用把他锁在房间里面了。

  桃子喜欢看书,学习也渐入佳境,很快就到了高考。海爷跟桃子商量,要么考首都的学校,要么考上海广州的学校。可是桃子却并不这样想,他想着要么就留在省里,要么考回老家的学校。这爷俩儿,想法从来都是反过来的,如同硬币的两面。

  后来成绩下来,桃子最终还是去了省里的那所大学。桃子喜欢数理化,他学的就是财务,可以天天跟数学打交道。其实海爷也希望如此,他更希望桃子能够回到厂里,父子两个有个照应。但是桃子还是希望海阔凭鱼跃,至于为何他不想去经济发达地区读书,这个谜团到现在我们一直都还不清楚。

  桃子得到了消息,去学校领取录取通知书。海爷看起来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兴奋得手足无措,就跟平常一样默默的跟桃子去了市二中,拿回了通知书。

  不过桃子是优秀毕业生,要在校门口拍照的。拍照的时候海爷站在了一边,拍照的老师嘱咐着让桃子把拐杖拿掉,可是拿掉拐杖的桃子站不稳,看着也不自然,于是海爷就让桃子拄回拐杖。还跟旁边围观看热闹的群众介绍,说那个拄拐的就是他儿子。


  桃子去省城报到的时候,海爷亲自送他过去了。回来的时候很高兴,说学校对桃子也很照顾,体育课程免修,还特意为他安排了下铺。学校也有清真食堂,不用担心没饭吃。

  回来的那天晚上,海爷有些空落,好在我们几个在,弄了几个菜,算是陪海爷庆祝了一下。

  其实桃子真的很优秀,身体有不方便的地方,能够坚持学习已经算不易了,最后还能够以优异的成绩上去大学,也算是百里挑一了。

  不过他的父亲那么优秀,我们都觉得他的优秀也算是水到渠成的,只要自身肯努力,没有翻不过去的山。

  桃子上了大学,了却了海爷的一件心事,于是海爷有了精力更加缜密的开展SAR系统的整合设计。





老 九友临走点下方拇指留个手印证明来过。如觉文章不错,转发更多亲朋,让大家看到咱的百姓立场。

教授与农民在火车上相对而坐,无聊之际。教授说:我出一道题,你若不知,给我5元,如果你出一道题,我若不知,给你500元如何?农民同意。教授问:月亮距地球多远?农民一言不发递给教授5元。农民问:上山三条腿,下山四条腿,是什么动物?教授苦思无解,无奈给农民500元。农民接过钱准备睡觉。教授追问:上山三条腿,下山四条腿究竟是什么动物?


长按二位码识别 关注后回复“真相”揭晓真相

没有大树可以依靠,

没有外力可以攀附,

没有捷径可以找寻,

我们就要比他人多出几分努力,

我们就要每天超越自己一点点,一点点……

不敢休息 因为我没有存款

我不敢说累 因为我没有成就


不敢偷懒

因为比我牛逼的人还在努力

我能放弃选择

但是我永远不会放弃

使你再排斥现在的不愉快

时间也不会过得慢点

所以不要随意发脾气

谁都不欠你的




会低调,取舍间必有得失

不用太计较

要学着踏实而务实

越努力越幸运


上没有一件工作不辛苦

没有一处人事不复杂

所以坚强是我唯一的选择

内心强大,人生就会变得底气十足



不羡慕别人的收入

因为我知道他

日日夜夜的艰辛



不羡慕别人

说走就走的自由

我知道他为这份自由

付出的代价


不羡慕别人

不用上班有人养

却不知她在多少个

日日夜夜流泪和等待



切都有代价

无论是财富

事业

还是自由



以不必羡慕

生活不在别处

而在于你付出了多少

就会收获多少



攀比、不抱怨、不计较

多包容、多理解、多付出



为有一种努力叫做

靠自己

加油,走在人生路上的我们!

没有大树可以依靠,

没有外力可以攀附,

没有捷径可以找寻,

我们就要比他人多出几分努力,

我们就要每天超越自己一点点,一点点……

不敢休息 因为我没有存款

我不敢说累 因为我没有成就


不敢偷懒

因为比我牛逼的人还在努力

我能放弃选择

但是我永远不会放弃

使你再排斥现在的不愉快

时间也不会过得慢点

所以不要随意发脾气

谁都不欠你的




会低调,取舍间必有得失

不用太计较

要学着踏实而务实

越努力越幸运


上没有一件工作不辛苦

没有一处人事不复杂

所以坚强是我唯一的选择

内心强大,人生就会变得底气十足



不羡慕别人的收入

因为我知道他

日日夜夜的艰辛



不羡慕别人

说走就走的自由

我知道他为这份自由

付出的代价


不羡慕别人

不用上班有人养

却不知她在多少个

日日夜夜流泪和等待



切都有代价

无论是财富

事业

还是自由



以不必羡慕

生活不在别处

而在于你付出了多少

就会收获多少



攀比、不抱怨、不计较

多包容、多理解、多付出



为有一种努力叫做

靠自己

加油,走在人生路上的我们!

没有大树可以依靠,

没有外力可以攀附,

没有捷径可以找寻,

我们就要比他人多出几分努力,

我们就要每天超越自己一点点,一点点……

不敢休息 因为我没有存款

我不敢说累 因为我没有成就


不敢偷懒

因为比我牛逼的人还在努力

我能放弃选择

但是我永远不会放弃

使你再排斥现在的不愉快

时间也不会过得慢点

所以不要随意发脾气

谁都不欠你的




会低调,取舍间必有得失

不用太计较

要学着踏实而务实

越努力越幸运


上没有一件工作不辛苦

没有一处人事不复杂

所以坚强是我唯一的选择

内心强大,人生就会变得底气十足



不羡慕别人的收入

因为我知道他

日日夜夜的艰辛



不羡慕别人

说走就走的自由

我知道他为这份自由

付出的代价


不羡慕别人

不用上班有人养

却不知她在多少个

日日夜夜流泪和等待



切都有代价

无论是财富

事业

还是自由



以不必羡慕

生活不在别处

而在于你付出了多少

就会收获多少



攀比、不抱怨、不计较

多包容、多理解、多付出



为有一种努力叫做

靠自己

加油,走在人生路上的我们!

没有大树可以依靠,

没有外力可以攀附,

没有捷径可以找寻,

我们就要比他人多出几分努力,

我们就要每天超越自己一点点,一点点……

不敢休息 因为我没有存款

我不敢说累 因为我没有成就


不敢偷懒

因为比我牛逼的人还在努力

我能放弃选择

但是我永远不会放弃

使你再排斥现在的不愉快

时间也不会过得慢点

所以不要随意发脾气

谁都不欠你的




会低调,取舍间必有得失

不用太计较

要学着踏实而务实

越努力越幸运


上没有一件工作不辛苦

没有一处人事不复杂

所以坚强是我唯一的选择

内心强大,人生就会变得底气十足



不羡慕别人的收入

因为我知道他

日日夜夜的艰辛



不羡慕别人

说走就走的自由

我知道他为这份自由

付出的代价


不羡慕别人

不用上班有人养

却不知她在多少个

日日夜夜流泪和等待



切都有代价

无论是财富

事业

还是自由



以不必羡慕

生活不在别处

而在于你付出了多少

就会收获多少



攀比、不抱怨、不计较

多包容、多理解、多付出



为有一种努力叫做

靠自己

加油,走在人生路上的我们!


没有大树可以依靠,

没有外力可以攀附,

没有捷径可以找寻,

我们就要比他人多出几分努力,

我们就要每天超越自己一点点,一点点……

不敢休息 因为我没有存款

我不敢说累 因为我没有成就


不敢偷懒

因为比我牛逼的人还在努力

我能放弃选择

但是我永远不会放弃

使你再排斥现在的不愉快

时间也不会过得慢点

所以不要随意发脾气

谁都不欠你的




会低调,取舍间必有得失

不用太计较

要学着踏实而务实

越努力越幸运


上没有一件工作不辛苦

没有一处人事不复杂

所以坚强是我唯一的选择

内心强大,人生就会变得底气十足



不羡慕别人的收入

因为我知道他

日日夜夜的艰辛



不羡慕别人

说走就走的自由

我知道他为这份自由

付出的代价


不羡慕别人

不用上班有人养

却不知她在多少个

日日夜夜流泪和等待



切都有代价

无论是财富

事业

还是自由



以不必羡慕

生活不在别处

而在于你付出了多少

就会收获多少



攀比、不抱怨、不计较

多包容、多理解、多付出



为有一种努力叫做

靠自己

加油,走在人生路上的我们!

没有大树可以依靠,

没有外力可以攀附,

没有捷径可以找寻,

我们就要比他人多出几分努力,

我们就要每天超越自己一点点,一点点……

不敢休息 因为我没有存款

我不敢说累 因为我没有成就


不敢偷懒

因为比我牛逼的人还在努力

我能放弃选择

但是我永远不会放弃

使你再排斥现在的不愉快

时间也不会过得慢点

所以不要随意发脾气

谁都不欠你的




会低调,取舍间必有得失

不用太计较

要学着踏实而务实

越努力越幸运


上没有一件工作不辛苦

没有一处人事不复杂

所以坚强是我唯一的选择

内心强大,人生就会变得底气十足



不羡慕别人的收入

因为我知道他

日日夜夜的艰辛



不羡慕别人

说走就走的自由

我知道他为这份自由

付出的代价


不羡慕别人

不用上班有人养

却不知她在多少个

日日夜夜流泪和等待



切都有代价

无论是财富

事业

还是自由



以不必羡慕

生活不在别处

而在于你付出了多少

就会收获多少



攀比、不抱怨、不计较

多包容、多理解、多付出



为有一种努力叫做

靠自己

加油,走在人生路上的我们!

没有大树可以依靠,

没有外力可以攀附,

没有捷径可以找寻,

我们就要比他人多出几分努力,

我们就要每天超越自己一点点,一点点……

不敢休息 因为我没有存款

我不敢说累 因为我没有成就


不敢偷懒

因为比我牛逼的人还在努力

我能放弃选择

但是我永远不会放弃

使你再排斥现在的不愉快

时间也不会过得慢点

所以不要随意发脾气

谁都不欠你的




会低调,取舍间必有得失

不用太计较

要学着踏实而务实

越努力越幸运


上没有一件工作不辛苦

没有一处人事不复杂

所以坚强是我唯一的选择

内心强大,人生就会变得底气十足



不羡慕别人的收入

因为我知道他

日日夜夜的艰辛



不羡慕别人

说走就走的自由

我知道他为这份自由

付出的代价


不羡慕别人

不用上班有人养

却不知她在多少个

日日夜夜流泪和等待



切都有代价

无论是财富

事业

还是自由



以不必羡慕

生活不在别处

而在于你付出了多少

就会收获多少



攀比、不抱怨、不计较

多包容、多理解、多付出



为有一种努力叫做

靠自己

加油,走在人生路上的我们!

没有大树可以依靠,

没有外力可以攀附,

没有捷径可以找寻,

我们就要比他人多出几分努力,

我们就要每天超越自己一点点,一点点……

不敢休息 因为我没有存款

我不敢说累 因为我没有成就


不敢偷懒

因为比我牛逼的人还在努力

我能放弃选择

但是我永远不会放弃

使你再排斥现在的不愉快

时间也不会过得慢点

所以不要随意发脾气

谁都不欠你的




会低调,取舍间必有得失

不用太计较

要学着踏实而务实

越努力越幸运


上没有一件工作不辛苦

没有一处人事不复杂

所以坚强是我唯一的选择

内心强大,人生就会变得底气十足



不羡慕别人的收入

因为我知道他

日日夜夜的艰辛



不羡慕别人

说走就走的自由

我知道他为这份自由

付出的代价


不羡慕别人

不用上班有人养

却不知她在多少个

日日夜夜流泪和等待



切都有代价

无论是财富

事业

还是自由



以不必羡慕

生活不在别处

而在于你付出了多少

就会收获多少



攀比、不抱怨、不计较

多包容、多理解、多付出



为有一种努力叫做

靠自己

加油,走在人生路上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