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战新支线】有意兼程振霄翼 不待春盛尽北飞

试飞2020-10-29 07:19:11


隔岸新绿,于晨雾深处,述春归迟。失约江南锦绣,北来驱驰。三月微凉,风更著,花期易逝。却是有,年年阿娇,飞来曾见开时。

东营天长梦短,披残夜上马,华灯未下。晓寒更兼冷雨,轸念交织。清明南国,想应是,灼灼其华。风正好,征途陟遐,任它十里桃花。


江南三月,杨柳依依,花枝璀错,满城烟雨。万紫千红的春色是试飞人无心浏览的风景,烟雨弥漫的天气是试飞顺利开展的大敌。形势严峻,光阴不等,外场试验队人员果断开赴东营,一面开展登机门啸叫测试研发试飞,一面等待锡林浩特草原上大风的讯息。


本次外场试飞科目,包括登机门啸叫测试研发试飞抗侧风能力验证地面试验飞行员带飞训练主飞控软件4.2版本加载验证试飞以及VHF天线振动环境测试试飞并结合自动油门非指令断开空中试验。时间的紧迫,任务的艰巨,均非往昔任务可比。


东营地处黄河入海口,地势平坦,净空条件良好。但东营试飞空域涉及济南区调、北京区调、空五师等军民航相关单位,同时目前正处在部队组织机构调整后的工作交接阶段,大大增加了东营机场试飞空域协调的难度。每次飞行并非看来那么风平浪静,塔台风云恐怕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体会。此次试飞科目均涉及高空试验点,横穿空域的W4和H20航线使得高空试验平添了诸多限制。在重重的限制中打开天窗,在狭窄逼仄的空域中完成试验飞行,离不开飞行机组和指挥员的默契配合,塔台航管人员的鼎力协调无疑为试验的成功提供了坚实的保障。


“试飞趁年华,只争朝夕”,试飞工作就是抢时间。舱门啸叫测试研发试飞,每飞完1个架次,需要设计团队快速分析数据,确认结果。若啸叫没有复现,则需要按方案立即修切舱门,准备下一架次的飞行,环环相扣,步步变数。为了抢出每天2个架次的飞行,保障人员每天五点就要起床,匆匆吃完早饭就要赶赴机场开展飞行前准备工作。中午来不及回酒店就餐,更加没有时间休息。下午飞行结束,仍有航后检查及地面试验工作,每每归来已是暮色四合,夕阳衔山,工作强度之大可想而知。


“苦心人,天不负”。为了复现登机门的啸叫,试验队已在舱门上进行了多次修切,啸叫声依旧迟迟未能出现。东营的第5个架次,也就是登机门啸叫测试研发试飞的第8个架次,当几乎所有人都做好了折戟沉沙的心理准备时,期待已久的啸叫声出现了。“阿娇叫啦,阿娇叫啦”,试验队所有成员为之一振。至此,累计16小时26分飞行的登机门啸叫测试研发试飞,终于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为了节约架次,缩短试验周期,设计优化团队科学规划,合理配置,在东营完成5个架次的飞行,登机门啸叫测试研发试飞分别结合了VHF天线新位置橡胶垫构型的数据采集AT非指令断开空中测试穿插了转升机长的空域带飞本场带飞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遥远的塞北,传来了风的消息。4月1日,103架机穿越“平沙万里绝人烟”的旷野,从东营转场锡林浩特机场,等待那姗姗来迟,可遇不可求的28kn大风。为了这次试验,从2016年底,侧风地面试验团队就在无间断监测锡林浩特的天气。作为天空的翻译官,气象人员敏锐捕捉着每一次试验机会和窗口时间。经历了漫长的等待,蓄势已久的追风人,即将在草原明珠锡林浩特,上演一幕大风起兮与喷薄呼啸的荡气回肠。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清明将近,这支外场试验队放弃休假,远离故土,依然在试飞的前线继续挺进。试飞人锲而不舍的毅力,仗剑天涯的胸怀,在辽阔草原和澄澈碧空辉映下,显得那样壮阔。迎风而上的队伍,在这片曾经快马弯刀的土地,诠释着当代的“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图 | 陈栋

文 | 石峰

编辑|张丛浩

出品|民用飞机试飞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