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卫星互联网能打开亚洲宽带市场大门吗?

卫星互联网2020-06-30 15:49:10

有趣 ● 有料  有分量 有价值


本文由微信公号“卫星与网络”(ID: satnetdy)授权卫星互联网发布者Adrienne Harebottle(《Via Satellite》),编译沈永言(中国卫通),原文标题:LEO能打开亚洲宽带市场大门吗?(LEO:Low Earth Orbit,近地轨道)


在需求方面,亚洲在引领卫星宽带市场


这是一个纯粹的数字游戏,亚洲肯定拥有数字,只要人们指的是人口和家庭。如果指的是美元数字,那将另当别论,其主角是美国。根据NSR的市场预测,北美凭借用户数在主导卫星收入尽管亚洲人口更多,它实际上要归结于经济。相对来讲,亚洲的可支配收入还比不上美国。


这只是一个遵守金钱的原则,但是,假如卫星想成为主流的话,它的确需要改变。


NSR马尼拉研究主任Jose Del Rosario说:“人们希望价格降低后,情况会随时改变,这样,大部分亚洲人将可以用得起卫星。”


当考虑到价格点,去除制约卫星的障碍的神奇数字对于每个国家都不相同。卫星需要与光纤较量,两个都需要保持非常低的价格。


“在美国,60美元仍然较高,可是,人们愿意支付这个费用。相对而言,比如在菲律宾,光纤连接成本大致在每月50美元。但是,面对这个大众市场,价格必须降到10-15美元,而且,这依然存在挑战。”Del Rosario说道。


/

  削减成本 



只有价格合适时,供求才能完美配称。不幸的是,巨大的困境依然存在。宽带解决直接贡献于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引领着社会经济发展和繁荣。在新兴市场,这种增长最为需要,那里的社区和地区缺少应有的地面基础设施。这些缺少宽带国家的连接任务要指望卫星。但是,与此同时,低可支配收入水平也是这些市场的特征。对于这些可能的卫星用户无法承受的价格点,解决方案通常没有用武之地。


如果这些社区拥有宽带接入,他们可能相应地开始承受这个价格点,因为更高的可支配收入可能又是宽带接入的产物。但是,在他们拥有宽带接入之前,他们根本负担不起当前的价格点,经济机会依旧寥寥。这是个老的矛盾和困境,它仍然在困扰新兴市场以及卫星产业的主流应用。


Del Rosario说:“关键是要降低价格,到目前为止,在这个方面,卫星产业还没有那么成功,至少在宽带市场方面是这样。


/

  私营部门的挑战 



我们能把政府的倡议作为解决方案吗?看看澳大利亚的情况,答案似乎是的。就政府主导的倡议而言,澳大利亚的NBN(国家宽带网络)是个理想的案例,政府通过它向中部地区没有地面网络覆盖和宽带服务的人提供许多资金帮助。可是,Del Rosario注意到,澳大利亚只是个案。


“其它国家也有政府引导的数字鸿沟项目,但有一个持续性问题。从历史上讲,当我们将私营部门介入宽带接入部门与政府相比较时,十分之九是私营部门在起作用。政府蜻蜓点水,但是好景不长。假如政府发生一点变故,那么项目有时就会歇火。这既不连续,也不长久。我们赞许澳大利亚,因为它是一个稳定的国家,有稳定的政策,我们希望项目一如既往。然而,就整个地区来讲,如果我们指望政府来主导数字鸿沟项目,我们将会继续看到这种一波三折现象。”Del Rosario说。


政府书写数字鸿沟普遍服务义务条款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但是,在贫困地区,数字鸿沟尚未收窄,实际上,它更加恶化了。普遍服务基金是有了,但是,只有方法得当且长效才能起到作用。


Del Rosario认为:“这些是政府从电信公司那里征收的赋税。普遍服务概念是整个赋税用于服务,如宽带接入。但是,不是所有的政府都在用这笔钱。例如,澳大利亚这样的政府正在百分百用它,但是,有的政府一分不花。总之,政府作为是需要的。但是,即便如此,解决方案依然要落在私营部门肩上。”


但是,这是生意,卫星是CAPEX(成本支出)导向的。考虑到建造和发射卫星的巨大成本,这个行业到底能降价多少?卫星制造商、发射商、设备制造商、服务提供商——在这个价值链中,这种压价会发生吗?Del Rosario说,空间段价格点或许会下降,可是,在地面段,天线既然非常昂贵。况且,需要的天线和设备越复杂,成本就越高。


“当然,如果卫星拥有大规模用户,那么价格挑战就能克服。但是,它恰恰没有那么大用户量。”Del Rosario说。


直到这个价格问题得以解决,卫星将继续待在大众市场门外,从非连接到连接的呼吁将继续无人回应。这种困境如同被人无情挡在门外一般。


/

  LEO和宽带市场 



理解了这个价格障碍,我们能从LEO卫星期待什么?纵观2017年,卫星行业的宽带和LEO冲击之声不绝于耳。放眼看去,OneWeb、LeoSat以及埃隆·马斯克,它们都在计划连接世界,这仍将是2018的热门话题。LEO的优点是低时延、低功耗,以及由于体积小、制造成本低,这具有极大的意义。可是,可运作的LEO星座要求数百颗小卫星和网关。由于这些卫星运动极快,需要复杂的跟踪天线,因而终端造价高居不下。


“如果这些星座得到高效制造和及时发射,如果地面终端单价保持于150-300美元之间,如果它们能够进入目标国家的市场,如果它们能够大幅度降低消费价格,比如10-15美元,那么,其收效将不同凡响。如果这些条件都成立,它们将直击亚洲主流市场,且收获巨大。”Del Rosario.解释道。


由于身世不凡,GEO卫星会受到LEO的威胁吗?对于Thaicom来讲,答案是否定的。Thaicom CCO——Patompob (Nile) Suwansiri说,由于地毯式覆盖,LEO将增加更多的全球容量,这使得运营商从适当的垂直市场和新应用中获得需求。这包括机载连接(IFC)和海事业务,以及IOT(物联网)和5G,LEO星座在这里将开启新的应用案例。


“许多人认为LEO和MEO星座将使得GEO过时。但是,实际上,典型的GEO潜能足够好,例如,它可以支持未来5G生态中的许多应用。我们相信,未来的星座将共存,这取决于你计划要服务的市场,你计划要导入市场的解决方案。LEO、MEO和GEO具有不同的、可以相互补充的优缺点,以适应不同的市场和应用。”Suwansiri说。


/

  亚洲与全球运营商 



考虑到LEO和MEO的用武之地属于全球运营商,它们需要巨大的资本投入,下面的问题便是,传统亚洲运营商如何与全球运营商抗衡?Suwansiri认为关键在于特定的地区经验。


“回首2005年,Thaicom发射IPSTAR时,我们的使命是将亚太地区的无服务和欠服务地区连接到宽带互联网上。这使得我们在宽带服务的部署和营销方面,成为非常富有经验的角色。我们现在亚太地区十个以上国家的业务网点,加上我们丰富的本地化市场经验,构成了我们强大的价值主张。”Suwansiri说。


获取落地权和建立合作伙伴上的巨大努力,将是全球LEO和MEO运营商们的巨大挑战。


“最终来讲,所需要的是对你想开展服务地区的深刻的本地化理解,是对本地社区需求的研究。”他说。


对于全球运营商ABS而言,满足亚洲宽带需求的成功要素是为消费者找到准确的解决方案,因为每家企业、每个部门都不同。拥有GEO星队的ABS注意到,LEO和MEO运营商卫星运营商同样在开发宽带市场,向消费者市场提供解决方案。然而,ABS已经掌握了致胜策略。


许多亚洲国家有50-60%的人口生活在农村,我们坚定认为那里有强劲的宽带需求。同时,政府主导的通过卫星服务改善和扩大农村宽带的项目也在与日俱增。ABS已经开发出下一代IOD(按需互联网)解决方案,来推动宽带接入倡议。”Jim Simpson,ABS的CEO说。


“我们现在的方法就是专注于需求,同时,评估和适应不断变化的动力学。我们针对新的趋势来设计我们的消费者宽带解决方案,并在其中看到了强烈的兴趣。我们一直在以在该地区获得的技能,来处理针对5G的地面和卫星设备互操作性上的挑战,因为我们正服务于2G、3G和4G。”Simpson解释道。


Simpson说,虽然ABS运营着覆盖全球93%面积的6颗星队,该公司正在关注这些新的星座以及它们可能对其业务产生的影响。同时,他补充道,作为一个全球运营商,这样做非常重要,即便LEO运营商可能服务不同的市场。


“GEO运营商将继续在广播和高可获得性市场扮演重要角色,而LEO运营商将致力于不同的细分市场。我们为卫星行业的发展感到欣慰,并期待非GEO运营商们的进步。” Simpson说。


/

  宽带与广播 



就需求来讲,亚洲是最大的宽带市场。有两个问题需要回答:需求的驱动力是什么?宽带如何与广播相比?


在总结需求驱动力时,Simpson列举了增强移动宽带、IOT、支持性高可靠性、低时延网络。智能手机和设备、数字平台、云计算、OTT等业务的兴起对宽带接入需求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随着5G的出现,ABS正在准备10Gbps连接和低于5毫秒的时延,它们将显著增加移动连接的需求。


现在人们估计,5G连接设备数量将是4G的10-100倍。”Simpson说。


提供基础设施和基础互联网接入来改善生活质量的政府项目同样也会驱动需求。


IOT正在快速转型,将世界转变成为一个永远连接、永远在线的环境。许多遥测设备需要周期性地将数据传送到云端。ABS已经开发出解决方案来迎合这个应用。


“我们正在迎接5G虚拟化、软件无线电等技术,以及2020年20亿IOT连接时代的到来,它们将驱动智慧建筑和城市。”Simpson说。


支持性高可靠性、适应无人驾驶汽车的低时延网络在支撑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它们扩展了远程医疗以及其它应用的范围,这些应用能运作在一个如5G 5毫秒门槛这样超短时延网络之上,Simpson补充道。


Suwansiri回应了移动网络和5G的影响。他补充说, IP之上的日益变化的任何地点、任何时间、任何设备视频类消费者行为将同样显著地增加宽带需求。根据应用和需要的服务质量,LEO、MEO和GEO星座的结合将给它们赋予动力,Thaicom CCO补充道。


Suwansiri注意到,在传统意义上,亚洲的广播市场相对于宽带依然有优势。可是,宽带和广播之间的区别正日益被新的消费者行为所取代,后者正在推动亚洲社会的数字转型。

这个需求不可阻挡。在我们的非线性媒体消费和日益流行的OTT时代,IP已经一统天下,宽带已成为主角。”Suwansiri解释说。


Simpson说,ABS拥有良好的宽带和广播业务组合,但是,宽带将继续是本质部分。可是,关键的是,行业重新设定了引导宽带业务的方式。这包括聚焦卫星的优势之处,它将相关技术聚集在一起,作为投递机制,用于广播类服务、随处宽带接入、更高用户移动性、大量IOT、救生通信、超可靠性通信和人口密集地区的宽带接入等。



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关注!

如果您对卫星互联网与商业航天有独特的观点与看法,想要分享给大家,欢迎给我们投稿!

投稿邮箱:yg@yinhe.ht

稿酬丰厚,长期有效



关于“卫星互联网”那些事


最值得关注

最前沿深度

最有趣有料有分量的内容分享

聚焦卫星上网体验,深挖卫星上网资源


绝对不容错过

赶紧关注转发给你的伙伴们吧!